• [性屋公告] : 26UUU [26UUU.com] 品牌全新升级,现启用最新域名 SEX5.COM! 性屋娱乐
  • 【绝配娇妻小秋】【第二部之小秋的回归】【第二十五章 父亲惹出的一出闹剧】【作者:洗澡水2】

    时间:2017-12-04
    本帖最后由 春漿花月 于 2017-11-26 17:32 编辑

         【绝配娇妻小秋】【第二部之小秋的回归】【第二十四章 被鬼精的小秋识破】【作者:洗澡水2】

        【杏吧原创】春暖花开,杏吧有你。欢迎加入杏吧论坛.cc--原创作者:洗澡水2

      第二十五章 父亲惹出的一出闹剧

      突然听小秋提到父亲,我还是很恼火的。毕竟私奔事件,彻底把我气疯了,小秋回不回来,我都觉得无所谓,所以我更不会主动打听父亲的消息,我情愿永远不要听到他的消息,就这样悄无声息永远凭空消失最好。杏吧首发

      但是,事不如人愿。一直以来,邻居们都或多或少好奇父亲的“没脸不辞而别”,但是只能偶尔旁敲侧击问问小秋,一般很少有人问我。

      毕竟,平时,我不喜欢嚼舌根,对闲言碎语,嗤之以鼻,别人一聊那些家长里短的捕风捉影的事情,我就“这样啊,我不太清楚,”,“那个啊,可能是吧…”,“是吗,呵呵…”,每次都是给出敷衍,模棱两可的回答。

      而且脸色还摆上一脸茫然听不懂的样子,久而久之,大家都不喜欢跟我聊天,更知道问我问题,等于自讨没趣。

      就这样,无形中,我一直都在刻意规避父亲的问题,没问过小秋,小秋也没主动跟我说过父亲的事情,可能小秋是怕惹我不高兴吧。

      但是,有些事情,终究没法逃避。一看小秋说得吞吞吐吐的样子,我就知道问题来了,而一听小秋说父亲要把所有钱转给她,我就知道,父亲不安分,要瞎胡闹了。

      所以,气得我,愣了好一会,才问道:“爸那家伙,到底想干嘛?”杏吧首发

      小秋皱着沮丧的脸一脸苦逼结结巴巴地说道:“好…像,想不开,想,想,把钱转给我,说什么,活着没意思,欠老文35万,还不掉了,不如去寻死,弄点保险赔偿…”。

      我一听头都大了,觉得生活,怎么那么艰难?每个人结婚前,肯定都憧憬着和和满满的幸福生活,但是,真的生活起来,总有这样那样的头疼的事情等着你。我又气得愣了会才说道:“厉害啊,我真服了。你打电话跟爸说,他现在不能死,事情闹出这样,他出意外了,搞不好把我们都连累了…”。

      小秋红着脸支支吾吾半天挤出几个字:“我,我,我不想跟爸联系了…”。

      这让我很恼火,厉声责问道:“你不打?难道我打?私奔都干的出来,打电话不好意思了?出了问题,都让我解决?我不累死?”

      一听我骂她,小秋立马谄媚地讨好说道:“老公,你不要凶嘛,你让我打,我打就是了,可是我不知道怎么说啊?”

      “你就说,事情没他想的那么简单,到时害了我们,就说叫他不要小孩子一样胡作非为,告诉他,明天你就去找他…”。

      小秋听完,惊讶地问我:“啊,不是吧,明天要去深圳?老公,那你去不去?我一个人不想去了,我解决不好…”。

      心情本来就不好,一看小秋那懵逼样,我还是很不爽的,所以不耐烦地说道:“去,去,去,明天我也去深圳,这个问题早晚得解决,不当面解决,解决不好的,不过你先不要告诉爸我也去,我还没想好怎么解决问题,哎呀,反正你就稳住爸,稳住懂吗?明天一起过去…”。

      跟小秋说完,就订购了第二天的上海飞往深圳的飞机票,然后下午便收拾了一些简单的行李,把小宝丢给了大伯,接着连夜跟小秋赶到了上海。

      到了上海,本来打算住双人间的,可是一看那价格,又把我吓到了,所以就订购了一间标准间。

      来到宾馆,小秋有点坐卧不安,没过一会就忍不住忧心忡忡问我:“老公,明天去了,你要怎么解决这件事情啊?”

      而我刚才在路上时的确简单粗略想了下,所以我便说道:“先搞清楚爸这死逼葫芦里的什么药,是真想不开,还是骗你回去…你过去了,我先不上去,然后你就套爸的话,问他到底是不是真的想不开,如果他说不想活了,你就说以后留在深圳陪他,看他还想不想活…”。

      小秋一听,抓了抓头,揉了揉眼睛说道:“哦,我知道了,我会按你说得做的…”。

      随后,俩个人心情,都有点沉重,虽然躺在那里辗转反侧,但是也都没说话。第二天,为了等便宜的班机,直到10点多,才出发,登上飞机,而到了深圳机场,坐车又花了半小时,才到达那个什么“夜鸳鸯”小区。

      到了那里,我让小秋打了个电话确定父亲还在出租房里,小秋呢,一到这熟悉的地方,有点紧张不安,我也差不多,处理棘手的事情之前,喜欢吃足喝饱,所以,便带着去小区旁边的中式快餐店,点了三菜一汤。

      吃完,我让小秋在快餐店等我,自己去了超市,买了一把绳子,还有一把菜刀。因为,我知道只有人在绝境时,才会说真话。

      买好以后,我放在行李包里面,然后让小秋带着我走进了小区,但是小秋却在那顾虑重重,走的很慢不说,而且还走几下,就回头,纠结地看看我。

      这让我有点不耐烦地说道:“你能不能走快点?”

      小秋叹了口气,把我往一处花丛旁边一拉,然后沮丧着脸说道:“老公,等下到了房间里,看到有些东西能不能不要生气…”。

      “看到什么?”我不耐烦,问的很短。

      “我,我,我跟爸拍了婚纱照,就是纹纹身那天一起弄得,我不是不告诉你,只是日记还没写到那里…”说到这里小秋一下急哭了,死死抱住我在那哭道:“老公,你不要以为我又骗你了,我是还没来得及跟你坦白,你不要嫌弃我啊。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一看小秋这状态,根本不可能套不出父亲的话,所以我只好安慰道:“没嫌弃你,知道你有时候很疯,脑袋一热,甘愿为男人赴汤蹈火,你不就是这性格吗?”

      小秋傻乎乎望了望我说道:“老公,你是夸我还是损我啊?看了,看了我跟爸的婚纱照,你真的不生气吗?要不我进去后,把它撕下来?”

      我叹了口气说道:“行啦,没有夸你,也没损你,你的性格,本来就这样子。撕掉有什么用,事情发生了就发生了,现在该去解决问题了,等下放聪明点,别又被爸忽悠得牵着鼻子走…”。

      小秋一听,擦了擦眼泪说道:“放心好了,有老公在旁边,我肯定不会那么笨的…”。

      安抚好小秋之后,接着来到小秋跟父亲的出租房门口,随后我打通了小秋的电话,让她装在口袋里,自己则去了楼梯那里听着小秋跟父亲的对话。

      只听,小秋先敲了敲门,然后说了句:“是我啊…”。

      过了会,门打开了,随之也传来了父亲惊讶的声音:“咦,小夏,你怎么今天就过来了,不是说过几天才来吗?”

      说完小秋还没回答,父亲又担心地补充问道:“志浩没过来吧…?”

      这时小秋才开口说道:“他没来,他说实在不想看到你,懒得见你…”。

      小秋随意一说,父亲可能害怕我吧,所以就像惊弓之鸟,见风是雨草木皆兵担心地问道:“志浩知道你过来了?”

      “他还不知道,我跟他说五一跟同事去旅游了…”

      “哦,志浩怎么那么傻?唉,这都能信你?”

      “志浩傻什么傻,你他妈才傻,志浩是爱我懂吗?我做出这么过分的事情,志浩回去都没打我,邻居们都不知道我们的丑事,他为了这个家容易吗?你妈的还骂他傻,你有没有良心?”

      小秋语气急冲冲的,好像要干架的样子。父亲一听则唯唯诺诺说道:“唉,不说了,事情搞成这样,我是没脸见志浩了,活着也没意思了,你现在过来了刚好,我把存折给你,你回去把钱取出来,我自己找个工地,干个半年,然后装成发生意外给你们留点保险…”。

      “就知道胡闹,就不给我省心过日子,我不是跟你说了吗,你不要回来了,你那点钱,你自己用,你在这里找个保安做一做,也能维持生活的啊…为啥老是给我添乱?我跟志浩好不容易和好,刚想安稳过日子,你就给我惹这一出,我上辈子欠你了吗?”

      说完小秋居然哭了,父亲可能上去想哄,小秋边哭边吼道:“不要碰我…”。

      俩个人随后沉默了一会,父亲又结结巴巴说道:“小夏,不是我不想在这里打工,可是,可是,我这一把大年纪,孤苦伶仃,一个人在外面打工还有意思吗?主要我还欠老文叔的钱啊?人家不说我故意躲着他吗?小时候我跟他感情那么好,现在他借了我那么多,我刻意躲着他,怎么好意思啊?”

      “你又骗人,你上次还说不还他了…”

      “上次只欠了十几万,我自己还有私房钱,也许还不清,但是还个六七万给老文,他也不会怪我,现在是欠了35万,不是少数啊。你说欠这35万,我怎么还?我除了死,我拿什么还?”

      父亲说着说着也有点哽咽,奇怪的是小秋并没有回答,相反说道:“我肚子疼我上个厕所,你不要进来,进来我可要骂人了…”。

      就在我奇怪时,小秋掏出手机小声问我:“老公,刚才我跟爸说的你听到没有?我,我感觉说不过爸了。你说我该怎么说…”。

      小秋真让我有点哭笑不得,见状我只好想了下说道:“那你问他啊,不要胡思乱想,留在深圳陪他打工一起还钱,问他乐意不?”

      小秋“哦…”了一声,感觉有点不情愿,但是愣了下依然说道:“好的,我就按你说得做…”。

      接着传来了几声脚步声后,小秋又说道:“呵呵,你觉得这样能解决问题?”

      “那还有别的解决方法吗?我已经无路可走了啊。”

      “那,那,那要是我陪你留在深圳,打工还钱呢?”

      短暂的沉默后,父亲急冲冲兴奋地问道:“小夏,你说什么?”

      “我说,你不要想不开,我就在深圳,陪着你,行不行?”

      我本以为父亲会立马开心地答应,但是父亲却在那沉默了会才问道:“你怎么突然愿意跟我在一起了?志浩怎么办?”

      “什么志浩怎么办?问题是你寻死寻活的,我有什么办法?”

      “是吗?你不管志浩了?你怕我想不开,把我看的比志浩还重要吗?”

      “你怎么问的那么恶心?是你要寻死寻活,我总不能看着你死吧?志浩在我心中的地位,没有人能取代”。

      这时父亲又沉默了一会说道:“算了,我还是老糊涂了,你跟我在一起,根本不会开心,只会害了你,害了志浩,害了小洁,幸灾志浩保密工作做得好,不然小洁,志浩,现在哪还有脸做人啊?”

      “你能不能不要假惺惺的?我现在陪你在深圳打工,还钱,俩个人打工也很快的,一年存5万,5年就还差不多了…”

      “算了,这不现实,别说5年,你跟我,5个月都过不下去,我这么老,跟你这么年轻的女孩一起过日子像什么嘛?当初我就劝过你,不要冲动,我跟你这样子了,志浩心里不平衡,出轨一次也很正常嘛。”

      这时轮到小秋有点着急了,在那不耐烦说道:“你有病吧?现在说得这么好听,当初干嘛要跟我私奔?当初你不让我跟志浩撒谎,我跟他也不会吵架…你说话还这么假惺惺,不脸红啊,恶心死我了”。

      父亲又沉默了起来,还点了根烟,应该吸了几口后,才说道:“当初昏了头,总想多霸占你一点…其实,你是我儿媳,别说一个礼拜陪我一次,就是一个月陪我一次,我都该知足了,算了,现在后悔也没用了…你回去好好跟志浩过日子,我真的不想活的这么悲凉,也活够本了,我不能对不起老文叔,我死后,你帮我还个28万给老文叔,那七万不还,他不会怪你了,我跟他感情很好的…”。

      “我晕,今天这样说,明天那样说,今天我才知道你这么会忽悠人…”。

      小秋说完这句话,父亲没有答话,俩个人便陷入了沉默,而我也陷入了思考。也分不清父亲说的这些话,到底有几分真的。

      但是,就在我思考时,父亲居然又说话了:“小夏,你明天回去吗?”

      小秋一听警觉性结结巴巴说道:“你,你问这个干嘛?”

      而父亲也结结巴巴起来了,在那还有点不好意思道:“我,我,我是想,既然你过来了,陪我最后一次,真的最后一次,这样我也没啥挂念的了…”。

      “不行,我马上就回去了,不能耽误太久,志浩会怀疑的…”。

      “那就简单做一次…做完你就回去…”。

      这听的我很恼火,三步并两步,就冲到了出租房门口,而小秋也慌张的打开门急冲冲往外走,父亲还在那拉扯小秋。

      此时,我一巴掌把父亲打开,然后,把父亲逼进了房间,而小秋可能怕被隔壁的人注意看,也跟着进去随手关上了门。

      父亲一看我过来了,吓得脸色发白,傻坐在床上,然后下意识嘀咕道:“志,志浩,你怎么过来了…”。

      “我不过来,你不是又要逼着小秋做那事了吗?”

      “我该死,我该死,主要是我不想活了,心想跟小夏最后一次,以后也不会给你们带来麻烦了”。

      “呵,不想活,很简单啊,来,我成全你…”说完,我掏出绳子,还有菜刀。

      小秋一看我这架势,吓得慌里慌张问道:“老公,你啥时买了菜刀?”

      “怎么啦,不能买吗?舍不得我杀你情夫?”

      小秋被我说得灰头鼻脸,不过愣了下,立马说道:“不是,不是,老公你做什么,我都站在你这边…”。

      “那好,你帮我按住,我来捆…”。

      父亲此时有点被这气势吓到,在那颤颤巍巍说道:“志浩,我做的事情,猪狗不如,你就是不动手,我自己也打算去死的…你这样杀了我,还要犯法偿命啊…”

      “没事,你不乱喊乱叫,没有动静,没人知道儿子会杀父亲,你真要觉得对不起我,你就老实点…”。

      说完,我就走了过去,而父亲还真没反抗,任由着我把他捆了起来。

      捆好之后,我为了把事情弄得逼真一点,我随手就拿起了房间的水壶,打了一壶水烧了起来,边烧还边说道:“先把水烧好,等下,用开水把血渍冲一下,就不会有人发现了”。

      我这句恐怖的话,终于把房里的气氛点爆了,父亲的眼神明显有点局促不安,小秋吓得也有点哆嗦。

      过了会,水壶里的水,烧的“咕咚咕咚”响,而且还冒着腾云驾雾的热水,父亲听得心惊胆战,小秋也吓得时不时看看那水壶。

      我一看,为了营造更恐怖的气氛,就把父亲的鞋子袜子脱掉了,父亲这时吓得咽了咽唾沫,双腿也有点颤抖,小秋两只眼睛也慌张的望着我。

      而我在那咬牙切齿说道:“想死是吧,今天我就成全你,说完拿起菜刀,拿起水壶。”

      父亲只是叹了口气,流出了眼泪,接着闭上了眼睛。

      小秋更夸张,一把抱住我,还在那问道:“老公,你真要杀爸啊?”

      小秋的反应让我很不爽,我皱着眉头问道:“怎么,你舍不得啊?”

      这时,小秋慌里慌张,说话都哆里哆嗦,甚至带着哭腔说道:“不是啊,只是杀人就算不枪毙,也要坐牢好久,我怕我在外面等你,一个人带小宝,我怕不行啊,你让我来动手,就是坐牢,也让我坐,你在外面等我就行了。”。

      “死开…还说知道错了,听我话,现在就不听了?”杏吧首发

      “好吧,我听就是了,你要坐牢了,我也不想活了,我们一起来吧,要坐牢一起坐…”。

      小秋边说着,边哭着就去摁住了父亲,而我,为了更逼真一点,找了一块布,递给了小秋,还说道:“塞到爸嘴里,省的他叫…”。

      小秋一边哭着一边接过了布,哭得梨花带雨,不过还是乖乖把布塞到了父亲嘴里,父亲呢,也没反抗,只是在那哽咽着嘀咕了一句:“唉,作孽啊…”。

      我一听,故意咬牙切齿说道:“不要废话…”说完停顿了一下,又对小秋说道:“把爸嘴巴捂住…”。

      小秋哭得眼睛都睁不开,不过还是把父亲嘴巴捂住了。杏吧首发

      而我一看差不多了,提起了开水壶,对着父亲就浇了过去。顿时一声低沉冗长凄惨的“啊……”声,就在父亲喉咙传到嘴里的布团里,又从布团里传到了小秋手掌里,直到渐渐没了声音了…

         【未完待续】

      字数:46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