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性屋公告] : 26UUU [26UUU.com] 品牌全新升级,现启用最新域名 SEX5.COM! 性屋娱乐
  • 【碧池渊的婊子们】【第二十八章 缠绵】【作者:逆流星河】

    时间:2018-03-13
    本帖最后由 天幕恋人 于 2018-3-11 10:15 编辑

    【上一章节】【碧池渊的婊子们】【第二十七章 酒吧】【作者:逆流星河】

                                       【返回第一章节】


    【下一章节】【碧池渊的婊子们】【第二十九章 攫取】【作者:逆流星河】

    【杏吧原创】春暖花开,杏吧有你。欢迎加入http://sex8.cc——原创作者:逆流星河

      第二十八章 缠绵

      苏梦梦喝了不少酒,即使脱掉了衣服,她的身上还是萦绕着一股酒气。但顾大鹏并不讨厌这股味道,因为除了酒精的气味,苏梦梦的身上更浓重的是她自己的体香。或许是因为在酒吧的时候出了不少汗,再加上喝了酒,苏梦梦身上的香味比之前顾大鹏闻过的还要浓烈,仿佛天然的香水一般,刺激着顾大鹏的嗅觉与神经。杏吧首发

      “你在闻什么?”似乎是注意到了顾大鹏在不停抽鼻子,苏梦梦突然停住了动作问了一句。

      这个时候的她正在扯顾大鹏的腰带,而顾大鹏也已经把手放在了她的胸罩肩带上。

      顾大鹏没有回答苏梦梦的问话,他现在只想早点儿把她吃到嘴里。但苏梦梦却有些不依不饶了,她打开了顾大鹏不安分的手,把手臂放到自己的鼻子前闻了闻。

      “唔……我一定很臭,我要去洗澡。”

      “不用了,就这样吧。”

      “你难道不觉得难闻吗?”

      “没事,我觉得挺好的。”

      “可是我受不了,我要去洗澡……哎!你在摸哪儿啊!”

      顾大鹏趁苏梦梦不注意,捏住了她一边的乳尖。最敏感的部位被袭击的苏梦梦立马没有了力气反抗,也只能顺势被顾大鹏拉回了床上。

      回到床上以后,苏梦梦的胸罩率先成为顾大鹏的战利品,而后她的裤子也被褪掉了,全身上下只剩下了一件内裤。但就在顾大鹏将手伸向了苏梦梦最后的遮羞布时,苏梦梦却拦住了他,不让他脱掉。

      “怎么了?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害羞吗?”

      顾大鹏忍不住调侃了一句,他觉得今晚的苏梦梦很主动。但苏梦梦却因为他的这句调侃而撅起了嘴,她开口道:“一直都是我先被你脱光,不公平!”

      “额,那你想怎么公平?”

      顾大鹏很是好奇。

      于是苏梦梦坐了起来,她用一只手挡在胸前,然后上下打量了一下也只剩下下半身还穿着衣服的顾大鹏,伸手一指:“你,站起来。”

      “站?在这床上?”

      顾大鹏有点儿担心自己站起来之后会碰到头。张晓天给他准备的这张床还挺高的,而这件房间的屋顶却有点儿低,1米85的顾大鹏在床上站起来,怕是会撞个包。

      “让你站你就站啊!快点儿,起来!”

      这个时候的苏梦梦却有点儿不讲理了,见她开始耍无赖,顾大鹏也只好顺从的站了起来。他的动作很小心,不过屋顶到床面之间的距离还是足够的,至少当他站直了之后并没有让自己的后脑勺和天花板来个亲密接触。

      顾大鹏站直了,而苏梦梦也开始了动作。她先是解开了顾大鹏的腰带,然后刷的一下,就把顾大鹏的裤子脱了下来。但在顾大鹏抬脚准备从裤腿中抽出腿的时候,苏梦梦却打了他一下,道:“别动,就这样。”

      “就这样?”顾大鹏忍不住反问。现在他的裤子被褪到了小腿肚上,像脚镣一样限制住了他的活动范围,让他很是难受。但苏梦梦却有些得意的拍了拍他的大腿,并且用明显带着一丝笑意的声音说:“不这样你怎么会老实嘛。就这样,你可别乱动啊,不然你这傻大个摔倒床底下我可不管。”

      顾大鹏有些哭笑不得。喝醉了酒的苏梦梦表现的比往常要主动不少,但也更加的不可捉摸了。接着,他便看到苏梦梦将手伸向了他的裆部。顾大鹏早就勃起了,现在看到苏梦梦的动作本该感到高兴,但苏梦梦却并没有替他胯下的小兄弟解开束缚,而是将手从他内裤的裤腿中伸了进去,绕过正面,直直地探向后面。

      “喂喂,你要干啥?”

      “别乱动啊!我就是摸摸……”

      “你摸哪儿不好为啥要碰我的腚眼?”

      “呸!真粗俗。鸳鸯说男人那里被摸到之后也会兴奋,还有,那个……前列腺?好像是叫这个吧,对,还有前列腺高潮啥的,所以我也想试试。”

      顾大鹏顿时吓出了一头的冷汗。

      苏梦梦可是留着指甲的,虽然她的手指是很纤细,但如果就这样毫无准备措施的被她伸进去,无论是他自己还是苏梦梦估计都会吃不小的苦头。而且,顾大鹏很怀疑苏梦梦是不是搞错前列腺的位置了,她现在还在他的会阴位置按压着,那里可不是按摩前列腺的正确部位啊!

      等等……呸!什么时候他都把自己会接受前列腺按摩这种事情当成前提了?

      顾大鹏赶紧抓住还在摸索的苏梦梦的手,威胁道:“你可别乱来啊!我可没那方面的爱好,你要是敢碰我就还以颜色了啊。”

      “还以颜色?你要对我做什么,你难道不知道女人是没有前列腺的吗?只有你们男人才有那玩意儿,这我可是知道的。”

      果然,这小妞果然没搞明白她在做什么。

      顾大鹏带着满头的黑线向苏梦梦解释了一下所谓的前列腺高潮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看着她越来越凉的眼睛,顾大鹏赶紧补充了一句:“你别想!被人插后面有什么好的?你自己愿意吗?”

      但苏梦梦却回了一句:“你怎么知道我不愿意?”

      顾大鹏顿时语塞。他这时候才想起来苏梦梦在靖远手下的时候一直都在尝试各种各样的变态玩法。而肛交这种某种程度上还算很基础的play,他们俩做过的可能性很高。

      想到自己中意的女人连那里都已经被别的男人拔了头筹,顾大鹏就满心不是滋味。

      “你怎么了?”苏梦梦看着突然陷入沉默的男人,开始还有些疑惑,但马上她便猜出了点儿味道。

      她是喝了不少酒,但她还没有完全醉。冰雪聪明的她稍微动动脑子,就想出了眼前的男人突然低迷下去的理由。

      “我后面没让人碰过。”

      简单的一句话,就让眼神昏暗的男人重新焕发了神采。杏吧首发

      但看着气息开始粗重的顾大鹏,苏梦梦也赶紧做出了补救:“不过今天你别想啊!不对,以后你也别想,你的太粗了,我才不会让你插进去呢。”

      顾大鹏忍不住一阵气急,那你刚才说的话全是在骗鬼啊!

      “除非你也愿意让我碰,咱们等价交换。”苏梦梦则继续提出了条件。

      面对这个条件,顾大鹏真的有些犹豫了。拿自己后面的第一次交换苏梦梦后庭的处女?这貌似是一个很有诱惑力的选择……不对!为什么我又把这种男人的原则性问题给忘记了?

      顾大鹏摇了摇头,他今晚明明没喝多少的,怎么脑子都开始糊涂了。

      他准备先抛开这个后庭交换问题。毕竟只要他有耐心,总能磨的苏梦梦答应他的要求的,不一定要拿自己的菊花开去做交换。而且,他现在已经有点儿忍不住了。

      而苏梦梦也注意到了他的某些部位的变化--毕竟,那里都已经从内裤的裤腰上探出来了,她想不注意到都难。

      “给我吧,梦梦。”其实顾大鹏完全可以用行动代替语言的,但不知为何,在今晚的气氛下,他突然很想问出这么一句话。

      而苏梦梦则偏过了头,道:“不给,我还没湿呢,你就想要啊?”

      “没事,我帮你。”嘴上说着顾大鹏就蹲了下来将手伸向苏梦梦。但苏梦梦却一个闪身躲开了,动作过大再加上被裤子牵制住动作的顾大鹏顿时失去了平衡,狠狠地摔在了床上。

      好在,这张床的床垫很不错,不然顾大鹏非要摔个眼冒金星不可。但即便是有床垫做缓冲,顾大鹏还是觉得眼前有些发黑,他扭头去寻找苏梦梦的位置,却发现苏梦梦不知何时已经骑到了他的背上,压得他一时无法翻身。

      “你,你要干吗?”

      “干啥?我刚刚不是说了吗,你别乱动啊,我就是试试。”

      “那你为啥不让我先试试你的后面?”

      “哎呀,你好烦啊!我答应你成吧,所以你别乱动啊,马上就好。”

      感受着自己的内裤被一只手拉开,然后是稍微有些冰凉的手指滑进了股沟。顾大鹏浑身一个激灵,瞬间力量爆发从床上翻了起来。坐在他背上的苏梦梦则被掀到了一边,差一点就飞到了床外面。然后,主客颠倒,苏梦梦被顾大鹏压到了身下。

      “你干啥啊!不是让你不要动了吗?”

      苏梦梦还在抗议,却发现看着自己的男人的眼睛已经能透出绿光了。

      她现在就是一只赤裸的小白羊,在早就按奈不住的顾大鹏眼中真的是不能再可口了。苏梦梦最后的遮羞布很快就失守了,顾大鹏直接拨开了裆部的布料,然后把自己勃起的阳具顶了上去。

      “别,你等一下啊!”

      “这可是你先说想要的,我等不了!”

      “你们男人都是不知道做前戏的吗?”

      “那也要分情况。而且,”顾大鹏在苏梦梦的花瓣间抓了一把,粗鲁的动作让苏梦梦发出一阵娇喘,他把黏附着粘液的手指展现在苏梦梦的眼前,道:“你不是早就准备好了吗?”

      “不,不算……我还没……嗯嗯!”

      顾大鹏可等不了了,他腰间一沉便将自己的阳具插入了苏梦梦的花径之中。

      如今的二人身体契合度已经好了不少,至少顾大鹏插入的时候已经不会遇到那么多阻碍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酒精的缘故,苏梦梦阴道内的温度比平时要高不少,而且分泌出的淫水也比之前更多,火热又润滑的感觉让顾大鹏舒服的直哼哼,他几乎就要控制不住自己的腰继续往下沉了,但他还是保留着一丝理智的,眼前的苏梦梦已经皱起了眉头,尽管身体的契合度通过磨合已经变好了些,但突然而来的侵入还是让她感觉很不适应。

      “你真暴力!”

      “我已经很照顾你了好不好!而且,这可是你先引诱我的。”

      看着苏梦梦的眉头稍微舒展开了些,顾大鹏也就放开了限制,继续向她花径的深处前进。顾大鹏的龟头很快便碰到了一个又硬又滑的东西,但不同于之前的几次,这次他感觉到那个圆圆的、富有弹性的部位变得柔软了些,甚至有种要包裹住他的龟头的感觉。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导致了苏梦梦的身体出现了变化,但这些改变明显是有利于他的,顾大鹏当然也就乐享其成,摆动起腰肢开始了活塞运动。而苏梦梦也明显情动了,她的脸颊上浮现出潮红,眼睛也变得湿漉漉的,甚至主动用腿夹住了顾大鹏的腰。

      这都是酒的功效吗?

      感觉到苏梦梦异常的主动,顾大鹏一边在心里高兴的同时,也在心里生出了一丝纠结。

      两年前,那些酒吧里的男人们就是这样拿走了苏梦梦的处女吧?

      顾大鹏并没有处女情结,但对于自己心爱的女人有过如此不堪回首的经历,他还是感觉很不是滋味。

      而他的不甘与烦闷,全都变成了更加有力的冲刺,一下又一下的撞击让苏梦梦很快便控制不住发出了声音。她抓住了身下的床单,整个身体都绷了起来,像一张被拉满了的弓。而顾大鹏则是弓弦,他身下的阳具则变成了箭。弓弦一次又一次的拉紧,将箭射向靶心。

      毫无保留的融合总会让人忘记很多顾虑。顾大鹏居然感觉到他快要缴枪了,这几乎是他这么多天以来最快的一次,但即便如此,他也不会放缓势头,而是加紧了节奏继续冲刺。

      “你,你等等……”而就在这时,苏梦梦突然开口了。

      “怎么了?”顾大鹏喘着粗气,他马上就要爆发了。

      “我,我想起来了。我今天,今天,是危险期,你别射里面。”

      被撞击的如同风中落叶的苏梦梦断断续续的说出了这句话。她话中的意思让顾大鹏反应了一会儿,但在他明白过来的时候,苏梦梦还是用腿夹着他的腰,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

      “你……你不让我射里面就松开腿啊!”

      顾大鹏陷入了极度的纠结之中。从男人的角度他很想就这么继续下去,但理智却告诉他这绝对不是一个好的选择,然而现实情况却是告诉了他这么个情况的苏梦梦自己却成了他最大的障碍,这到底该怎么整?

      “喂!松开啊!”杏吧首发

      而苏梦梦好似完全没有听到顾大鹏的话似的,她的眼睛闭着,整个人都已经陷入了高潮之中。至于腿?不仅没有放松,反而夹得更紧了。

      “妈的,我可不管了啊!”

      顾大鹏也放弃了。他直接把苏梦梦抱了起来,开始了最后的冲刺。更快更激烈的冲击让苏梦梦忍不住尖叫出声,她用手抓住了顾大鹏的后背,指甲直接留下了几道醒目的血痕。

      而顾大鹏则在这刺痛的鞭策下,继续冲击了几下,然后爆发了出来。

      “啊,好烫……”

      苏梦梦喊着,同时手臂和腿搂紧顾大鹏的力道也骤然加剧。她的身体在顾大鹏喷射的过程中也在颤抖着,两个人几乎同时到达了高潮。

      片刻后,终于松开了顾大鹏的苏梦梦似乎才注意到了情况,她用手指摸着两人仍结合在一起的私密部位,看着那些被带出来的白色粘液,说了一句:“不负责任。”

      “喂!这能怪我吗?”顾大鹏气急败坏地说。

      而苏梦梦也没有再说什么,刚刚那句话更像是她的随口一说一般,比起顾大鹏,她自己反而更加不在意这“人命关天”的问题。

      就在顾大鹏还在喘着粗气回复体力的时候,苏梦梦突然一推他的胸膛,让他躺在了床上。

      然后,她一边骑到顾大鹏的身上一边道:“你累了?那换我来吧。”杏吧首发

     
      【未完待续】

      字数:4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