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性屋公告] : 26UUU [26UUU.com] 品牌全新升级,现启用最新域名 SEX5.COM! 性屋娱乐
  • 【淫途亦修仙】【第三十七章】【作者:渚碧礁】

    时间:2018-03-13
    本帖最后由 天幕恋人 于 2018-3-11 10:41 编辑

    【上一章】【淫途亦修仙】【第三十六章】【作者:渚碧礁】

                                             【返回第一章】

    【下一章】【淫途亦修仙】【第三十八章】【作者:渚碧礁】

    【杏吧原创】春暖花开,杏吧有你。欢迎加入杏吧论坛.cc--原创作者:渚碧礁      
          
           第三十七章

      “还有个事给你说一下,我觉得寿儿那孩子挺踏实肯干的,又会炼制符箓,年纪跟咱家灵儿又相仿,所以我今天跟灵儿提了一下,结果她一听说人家是散修好像很看不起人家的样子,你说说这孩子,自己没多大本事反倒是好高骛远的很呢,你有空说说她,人还是要踏实才好……”唐忠在传讯玉符对面发起了牢骚。杏吧首发

      “你这个大笨蛋!”罗羚一听唐忠居然还在为寿儿说好话,气就不打一处来,忍不住娇斥出口。感受着阴道内寿儿哪根突突直跳的滚烫阳具,罗羚忍不住在心中大骂唐忠:“你这个大笨蛋!我都被这个小坏蛋给睡了不止一次了,你居然还帮他说好话!如果你知道他刚才在咱们的床上都干了些什么恐怕你就不会那么傻了吧?”

      “大笨蛋?羚妹?你此话怎讲?难道你也认为灵儿那种攀龙附凤的势利想法是对的吗?”唐忠误会了罗羚生气的原因,虽手无缚鸡之力但却一身正气的他居然被罗羚的话说出了火气来。

      “我不是那个意思。唉!我该怎么跟你说呢?我都快被你气死了!”杏吧首发

      罗羚真的被丈夫的迂腐气得不轻,当真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她现在真的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她总不能直截了当地告诉自己的丈夫:你疼爱的妻子已经被你口中所称的那位“踏实肯干的好孩子”踏踏踏实实在床上干了整整一上午吧?

      “难道我说错了什么吗?”唐忠不明白为何罗羚会那么大的火气?他自认为自己说的没什么错。做人应该是有风骨的,那种攀龙附凤的小人行为他是十分不屑的,即便是修仙的仙长又如何?

      “懒得跟你废话!等你回来再说。”罗羚没好气道。杏吧首发

      “嘻嘻,娘亲您就别生爹的气了,他又不是咱们修真界的修士自然不懂得散修在咱们修真界里地位的卑微。再说了即便那个寿儿是大门派里的弟子我也不会喜欢他的。”

      “哦?为什么?”这次轮到罗羚吃惊了,她虽然在内心里不愿自己的宝贝女儿跟寿儿成为道侣,可她其实还是很喜欢寿儿的,如果自己喜欢的人被别人公然看不起那岂不是显得自己眼光太差了?

      “我听爹说他是个独眼龙。那得多丑啊?想想都觉得可怕,我可不想跟一个独眼龙当一辈子道侣。”灵儿解释道。

      “那他要不是独眼龙呢?你会接受他吗?”罗羚又试探着问。杏吧首发

      “不是独眼龙?那也不行。”灵儿斩钉截铁。

      “不是独眼龙也不行?为什么?”罗羚偷偷看了一眼脸色铁青的寿儿轻声问道。

      “因为……因为我心里已经有人了。”灵儿喏喏道。

      “哦?是那个?”杏吧首发

      “是我们宗门里的一位师兄……”

      ……

      寿儿自始终都在一旁听着他们之间的对话,本来他听着这位师姐的声音似乎有些熟悉,所以还感觉蛮亲切的,可是这一听下去他就越听脸色越难看,越听越来气了。

      “哼!这个灵儿跟苏嫣那女人一样,都是眼高于顶的女流之辈。看不起我拉倒,我还看不起你们呢。再怎么说我也是每天三四百块灵石入账的有‘钱’人。你们有什么?苏嫣就算是内门弟子每个月也只不过领取宗门的二十块灵石、两枚丹药而已。” 寿儿在心里自我安慰着自己,现在看来还是罗羚、苏妍对他最好,起码尊重他。他决定:以后还是跟这些懂得尊重自己的女人来往的好!用自己的热脸贴人家冷屁股的事太作践自己了!

       “我柳寿儿现在要灵石有大把的灵石,要女人有自己的女人,还何必再那么没骨气去讨好那些看不起我的女人呢?”寿儿暗暗想着。(不过他好像搞错了一件事:他好像将别人明媒正娶的妻子都当成了他自己的女人。)

      “羚儿,早就到了午饭时间了,该做午饭了。”就在罗羚母女在传讯玉符上聊得火热之时,屋外传来了婆婆卢氏的声音。

      “知道了娘,我这就来。”罗羚答应一声,当即跟女儿告别,截断了传讯。

      “这孩子,怎么也不回个话?难道没听到吗?”屋外传来了婆婆卢氏不满的声音。

      “咦?我不是刚刚回话了吗?难道婆婆没听到?”罗羚不解。

      “嘿嘿,是被蔽音阵法阻挡了。我这就给你打开阵法。”寿儿说着用指尖指向阵盘控制法阵一道真气冲出打在阵盘上,法阵立刻打开一个缺口。

      “现在说吧,他们能听到了。”寿儿传音道。

      “知道了娘,我这就来。”罗羚又大声重复了一遍,然后狐疑地看向寿儿。

      “你……居然还布设了法阵?怪不得刚才在木塌上你那么肆无忌惮。害得我一直提心吊胆担心刚才的那种声音被公、婆听到。你……你真是坏死了。”说着罗羚就用手去拧寿儿的耳朵。

      寿儿一扭头躲过,密语提醒道:“羚姐,你赶紧去做饭吧,要不一会儿婆婆又该嘟囔你了。”杏吧首发

      “哼!这次饶了你。”罗羚从寿儿身上站起,一根粗长的玉茎也很快从她两腿间的仙人洞内像变戏法一般一节节被拽了出来,哪根东西猛一现世就一副昂首向天、不屈不挠的得意样子,只是浑身水迹横流有些狼狈不堪。

      罗羚迅速下床背身用清洁术冲洗几处被寿儿侵犯部位,整理好衣裙后就转身出门,临到门口又扭过头来对寿儿密语道:“寿儿,我一会儿把饭给你端过来,尝尝我烧的灵鱼。”

      “不了,羚姐。我得赶紧回去了,还得回去替钟……家里还有些急事。”寿儿险些把钟师兄说出口。

      “不行,一会儿吃完饭陪我去哪处地底的地下河抓灵鱼。我家灵儿想吃新鲜的灵鱼。”罗羚命令道。

      “这恐怕不行,每天午饭后我都得赶回去。要不,明天上午我陪你去抓灵鱼怎样?我每天上午都有时间。”寿儿解释道。

      “就今天,吃完饭就陪我去。那个山洞里黑漆漆的我一个人去有点儿害怕。”罗羚不听寿儿解释。

      “这……”寿儿颇感为难,钟师兄在他闭关期间整整替他职守了七天,现在再无缘无故不去接替喂养灵兽实在是说不过去。

      “这什么这?你还真是拔屌无情呢!刚才你在床上玩我的时候怎么就那么有时间呢?玩完了就变脸无情了是不是?”罗羚气愤道。

      “什么拔屌无情?……唉,好吧好吧,我陪你去还不行吗?怎么说话那么难听?”寿儿无奈,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要是再不陪着去估计羚姐就真生气了。

      “哼!这还差不多,在这里等着,我一会儿把饭给你端过来。”罗羚扭身就出了屋。

      一盏茶的时间后突然大院门突然被大力推开,随之传来“咚咚”的沉重脚步声,紧接着一声破锣嗓子震响八方:“大娘!大伯!听说忠哥出门去了,俺过来看看你们家有什么活计需要帮忙不?”

      “是石娃子啊!活计倒是没有,不过正好赶上俺家吃午饭了,要不你也顺便来吃点儿?”是公公唐裕康的声音。

      “嘿嘿嘿,那怎么好意思啊?我都来你家吃了好几次饭了。这次可不能再厚着脸皮再吃了。要是没什么需要俺帮忙的那俺就回去了……”

      “来都来了,又不差你那一口,一起吃了再走吧。”唐裕康挽留道。

      “嗨,既然大伯都这么说了,俺再推辞就显得太不给面子了。那就再尝尝俺羚嫂的手艺哈。”杏吧首发

      寿儿在东厢房内听了心下一惊:“这就是婆婆念叨的那个一闻到灵鱼香味儿就跑过来蹭饭吃的石娃子? 他的嗅觉怎的这么灵敏?我的嗅觉自从出关后就变的异常灵敏了,可我还没有闻到那灵鱼的香味儿呢,他在隔壁院子离这里更远,居然就闻到了?这人的嗅觉真是不一般啊,莫非他是狗鼻子?……”

      在饭桌上罗羚跟公、婆交代了要帮灵儿去地下河抓灵鱼的事儿,公、婆自是应允了。不过在一旁胡吃海喝的石娃子听到了忙接口道“羚嫂,我陪你去抓鱼吧?你不知道我抓鱼可有一手了。”

      罗羚心知哪处地下河是宝地,自是不愿意让外人知道,虽然这石娃子也跟他们很是亲近,可这家伙是个没脑子的长舌头,啥话都能传出去。万一哪处密地被他传出去,……所以她自然是回绝了。

      “羚嫂,你看不起我?虽说你是修仙之人有仙术在身,可你也在村子里打听打听:我石娃子双手举起五百多斤的石碾那可是轻而易举呢。”

      唐裕康是什么人?他一听就知道罗羚是担心这个身高体壮没脑子的石娃跟去了会暴露那处出产灵鱼的地底河,于是他道:“石娃,你怎么能这么说你羚嫂呢?她平时可没少给你做好吃的,她是那种看不起你的人吗?你也知道她会仙术,去哪处山洞要几十里山路她只一盏茶时间就飞到了,可你行吗?你怎么去?跑着去?等你去了天都黑了,再抓完鱼再赶回来估计就明天了。你说她是等你呢还是不等你呢?”

      “这……”石娃无言以对,抓耳挠腮了半天好像在思考什么别的对策。

      ……

      寿儿吃完饭就又披上隐身斗篷隐身跟着罗羚出了家门,不过他不想让罗羚知道隐身斗篷这件异宝,于是每次都是对她说是使用了中阶隐身符。

      两人刚刚出了村寿儿就发觉身后跟着个穿着粗布衣衫的高大青年,他猜测应该就是那个石娃了。

      “羚姐,那个石娃跟在后面。”寿儿提醒道。杏吧首发

      “别理他,咱们用御风术很快他就看不到咱们的影子了。”罗羚道。

      “羚姐,你试过用咱俩双修时产生的[本源真气]催动御风术吗?我试过那速度几倍于普通真气催发的御风术呢。你要不要试试?”寿儿诱惑道,这羚姐至今都态度模糊,害他白白浪费了一个上午也没有双修成那《本源真经》,这样可不行,他想必须让羚姐知道这双修功法的种种好处,她才会心甘情愿同自己一同双修《本源真经》。

      “呵呵,我也试过了,不过那[本源真气]越用越少,我气海内现在已经只有薄薄一层了。”

      “不要紧啊,咱们只要每天双修就会源源不断地产生那[本源真气],而且你也试过了那[本源真气]突破瓶颈,冲破穴窍轻而易举,比修炼普通功法进阶更容易……”

      “哼!你做梦去吧,谁跟你天天双修啊?”罗羚娇斥一声已经驾起御风术飞起,几个纵跃就飞出去好远。

      寿儿连忙也追去,不过他却越追越远,他这才发现原来罗羚竟然在使用[本源真气]催动御风术。

      “这女人真的是难以捉摸。明明说不愿跟我双修还这么浪费她体内仅有的那么点儿[本源真气]她到底是怎么想的?”寿儿对罗羚的行为实在是不理解。不过下一刻他也不得不用本源真气催动御风术了,因为他都已经快看不到罗羚的背影了。

      “嘻嘻嘻!寿儿怎样?以前姐姐我只能用轻身术看着你天天用御风术只有羡慕的份儿,可是如今姐姐我居然比你飞驰的都快了!你说姐姐厉害不?”前面传来罗羚得意的笑声。

      “厉害!羚姐越来越厉害了!”寿儿嘴上夸赞着可心中却暗笑不已:“真是个幼稚的女人!”

      不过下一刻他就讥笑不出了,因为他突然意识到罗羚又回到了从前那个快快乐乐、疯疯癫癫的样子,这不是他最乐见的吗?当今天第一面看到罗羚独自在倒座房里发呆失神时他的心好难受。被关在笼子里的罗羚是不快乐的,只有四处闯荡的她才能恢复她的真性情。

      不多时两人就进了哪处隐蔽的风刃鼠洞,来到那块大石后通往地底地下河的黑洞洞的洞口,洞口倒是不小,四五人并排也能通过,可就是斜向地底的,坡度有些陡。这洞里太黑了,伸手不见五指。罗羚有些害怕于是站在黑漆漆的洞口有些踟蹰不前。

      “羚姐,我背你下去吧。”寿儿看出了罗羚的畏惧于是主动俯下身子。

      “也好。”罗羚也不见外,就搂住他的脖颈,柔若无骨的身子就趴在了他的背上。

      寿儿站起身来搬住她的两条玉腿就迈开大步毫不犹豫飞身跳下洞口向地下飞驰而去。四周黑漆漆一片爬在寿儿背上的罗羚什么也看不到,可寿儿却健步如飞,于是她好奇道:“寿儿,这么黑你还能看到脚下的路?”

      “能啊。还很清晰呢。”寿儿干脆道。

      “真是奇了怪了。”罗羚嘟囔着。

      只是她看不到的是:寿儿此时那原来清澈漆黑的眼眸竟然诡异地变成了银色竖瞳,从那竖瞳里居然还射出微不可察的银色光芒来!就好似那四级妖蛇的眼瞳一般无二,真个是淫邪至极!不过这种四级妖蛇本能的夜视能力是自然而然触发的连寿儿自己都毫不知情。

      终于二人闯过了那条通往地底的长长的漆黑山洞,来到了那座地下巨型山洞,洞顶不知几十丈高,洞顶有许多块发着莹莹白光的晶石把山洞照亮了几分。而在巨大的洞厅内正中一条一丈多宽的地下河静静地流淌而过。

      他们来到地下河边的沙滩上,往河水里望去,一群群的鱼儿在水中游来游去。

      “寿儿,怎么抓啊?”罗羚看着河里的鱼却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这……我也没抓过啊。不过上次看那些风刃鼠都是钻到河水里去抓的,要不咱们也下河去抓?站在河边肯定是抓不到的。”寿儿说着就脱去身上的衣服,仅穿了条小亵裤就下了河。

      这地下河水也不算太深河边也就到了寿儿的大腿根部,他弯着腰去河里找目标,可下一刻他就呆住了:因为他周围几丈之内一条鱼也没有了,本来一群一群的鱼儿居然一下子都跑光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那些风刃鼠下河抓鱼时好像不是这种情况啊?”寿儿自言自语道。

      “哈哈!寿儿寿儿,我抓到一条。这些鱼也太笨了,都挤在一起这还不好抓吗?”就在寿儿呆立之时十几丈外的罗羚传来了惊喜之声。

      “啊?怎么会?还都挤在一起?不可能吧?我这里怎么一条都没了。”寿儿不可置信地回道。

      “真的啊,你过来看看。咦?不对啊,我抓的这条鱼好像身上没有灵气波动。不是那种灵鱼,只是普通的鱼。寿儿你快过来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哦,来了。”寿儿扭过身子来打算向罗羚话音方向走去。

      可是当他看到此时的罗羚背影时立刻就激动的嘴巴张的大大的半天合不拢。因为此刻罗羚脱去了衣裙仅穿着她那诱人的粉色小肚兜和透薄小亵裤。她背身站在那里整个白花花的滑腻脊背上仅有一条粉色小系绳,整个背几乎就是赤裸的,那下身更是诱人,因为水湿透了她那条透薄小亵裤使得亵裤都变成了半透明的,她满月般的浑圆肥臀雪股几乎赤裸清晰可见。

      寿儿和罗羚两次交欢罗羚都是穿着衣裙的,寿儿还从来没有看到过罗羚完全赤裸的样子。这次罗羚整个背身几近赤裸呈现在他眼前,那成熟女人独有的丰腴之美让寿儿心醉不已。

      下腹渐渐灼热起来,阳物也很快笔直坚挺起来。他一步步向几近赤裸的罗羚走去。

      可是还没等他走出几丈远就听罗羚惊呼道:“寿儿,快停下。怎么你一过来鱼都吓跑了?真是奇怪,我站在这里怎么没事?”

      “就知道会是这样。”寿儿喃喃道。

      他猛地想起当初在这里遇到那些一级妖兽风刃鼠时它们碰到自己也是吓得瑟瑟发抖、趴伏在地,就连那头二级妖鼠也是如此。

      “真是奇怪了,难道我身上有什么这些动物们害怕的气息?可是我身上能有什么气息呢?……难道是……”寿儿突然想到了自己下体哪根一开始犹如蛇纹的阳具、想到了自己突然变得异常灵敏的嗅觉、想到了自己炼化四级妖蛇妖丹时身上所发生的一些微妙变化。

      “莫非真的没有炼化干净那四级妖蛇的妖丹?它的残存妖气残留在了我的体内?是那四级妖蛇残留在我体内的气息吓跑了那些鱼?唉,我修为还是太低了,根本炼化不干净如此高等级的妖兽妖丹,以后真不能再随便炼化妖兽妖丹了。”寿儿在心中想着。

      “你这个丧门星!本来叫你来是帮我抓鱼的,现在可好你一过来鱼都吓跑了,看来只能我一个人抓了。”罗羚嘟囔道。

      寿儿早就习惯了罗羚的脾气也不生气,不过要是就这么呆站在水里什么忙也帮不上他也是不甘心,他抓耳挠腮地想着其他办法。倏然他想起那位陨落的合欢宗筑基前辈的储物戒指里好像有一张不知何使用的大网,他当初可是鉴定过的那可是件上品法器。杏吧首发

      寿儿飞上岸边衣服处从中翻出储物戒指来。神念探入翻找哪件莫名大网,很快找到,取出。这是一张坨在一起的褐色大网,网身上网眼很密还散发着一股股说不清是何味道的怪怪的香味。输入真气一扔,那大网猛然爆开直线飞出二十丈远,然后迅速收拢,又蜷缩成一团。寿儿一招手又用真气把它收回。

      “用这张大网捕鱼应该不错,嘿嘿。”虽然寿儿知道这种昂贵的上品法器费心炼制出来肯定不是用来捕鱼的,不过他可管不了那么许多。现在他急需的是捕鱼工具。

      站在岸边沙滩上望着几丈外一大群游动的鱼儿寿儿对准那群鱼猛一输入真气到褐色大网上,下一刻这张大网便立刻爆开直冲进水里一碰到鱼群就即可收拢起来,一大群鱼被这样生生被网进了大网里,寿儿心下一喜赶紧用真气把大网召回。等哪大网落到岸边沙滩上时竟然“轰”的砸出了个大坑,因为这网鱼太重了,网的鱼太多了。寿儿又输入真气打开大网,一大堆的鱼掉落在沙滩上。

      “羚姐,你别在河里忙活了,快过来,我用网抓了不少鱼,快过来一起挑挑看那些是有灵气波动的灵鱼。”寿儿喜滋滋向罗羚喊道。

      罗羚闻言也是一喜,连忙飞身飘到了这里。一看眼前这一大堆鱼立刻惊呆了:“寿儿,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寿儿举着手里的褐色大网得意道:“用这网捞的。”

      “切!我还因为你用了什么高明的术法,原来是用渔网捞的啊。”一看那只不起眼的破网罗羚不以为然道。

      “你……好吧,是渔网。下面咱们赶紧挑有灵气的灵鱼吧。”寿儿本来指望罗羚夸赞他几句,没成想罗羚居然冷嘲热讽了他一句,居然把这件上品法器说成是渔网?

      这一大堆鱼里有好几个品种,经过两人的反复探查才发现只有那种全身灰白色、头大、嘴大而扁平、眼睛仅小米粒大小的鱼才隐隐有灵力波动,只有这种鱼体内才有那么一丝丝的灵力,而这种鱼仅仅占了这整堆鱼的不到十分之一。

      两人挑来挑去整整找了半天总算找到了二十多条这种灵鱼,都被罗羚收进了储物袋里。剩下的鱼也不能看着它们白白死掉,于是寿儿一个卷风术把它们都吹进了河水里。

      “行了吧?这些够你家羚儿吃了吧?”寿儿问道。

      “再捞一网,我们家天天都要吃这灵鱼,这灵鱼对修为有帮助,多吃些有好处。”贪婪地罗羚道。

      “好。”寿儿应了声就又换了个方向捞了一网下去。

      又挑选了半天又找到了二十多条这种灵鱼,又被罗羚收进了储物袋里。

      “这回够了不?”寿儿问。

      “够了,太多的话就放的不新鲜了,吃完了咱们再来网新鲜的。嘻嘻。”罗羚喜滋滋道。

      等罗羚不再弯腰挑鱼站直了身子,寿儿这才发现罗羚那粉色肚兜早就湿透,露出了鼓胀的巨乳顶端的两个凸起,而且由于她那两座雪峰太过高耸导致这肚兜被高高顶起,下面就露出了平滑的小腹、性感的肚脐。这肚兜其实仅仅遮盖住了她的一双巨乳而已。再往下身看被水湿透了的那条透薄小亵裤早就变成了半透明状,她鼓胀阴阜上的浓密芳草清晰可见,就连那下面暗红色阴唇花瓣都看得清清楚楚。

      寿儿阳物情不自禁地跳动两下他缓缓贴近罗羚,嗅着她身上散发出的体香,轻声道:“羚姐,鱼也帮你抓完了,下面你也该帮帮我了吧?”

      “切!没门,别以为老娘不知道你打得什么鬼主意。寿儿,我已经跟你说过了,咱们以后就做普通的朋友不能再发生那种关系了。那样我的家会被毁掉的……”罗羚又开始了她那套说辞。

      寿儿的脑袋“嗡”一下就炸开了,他为了找个能陪他双修的女伴儿怎么这么费劲?这罗羚都求她过几百遍了,她依然是变来变去的,今天行明天又不行的,寿儿简直受够了,他不想再跟她费口舌了,因为说了也没用,这女人太固执!

      寿儿一按手中大网输入真气,那张褐色大网就爆开向罗羚冲去,一下子就罩住了毫无防备的罗羚,她一下子就瘫软在了沙滩上,只瞪着一双吃惊的杏眼,连嘴巴都张不开骂他。

      “这网果然厉害,不亏是筑基修士随身携带的法器。”寿儿看着躺在沙滩上一动不动又不能出声的罗羚赞叹道。

      他又把手伸进自己的亵裤里,用大拇指甲在玉茎上刮了厚厚的一层催情油脂,然后走到罗羚身旁蹲下,也不顾她愤怒的眼神伸手就把那层厚厚的催情油脂涂抹在了罗羚琼鼻的两个小鼻孔里。然后就蹲在那里等着她情欲喷发。

      果然一炷香后罗羚俏脸渐渐绯红一片,呼吸也开始变得粗重起来,一股股女人发情时特有的诱人气味从罗羚下体发出,钻入了寿儿的鼻孔里。寿儿知道时机已经差不多了,就一伸手招回了那张大网。

      “寿儿,你个小王八蛋,敢用捕鱼的渔网来网我,看老娘怎么找你算账。”大网一被收走,罗羚立刻就飞身而起破口大骂,然后就颠着一双波涛汹涌的傲乳冲了过来。

      寿儿吓的扭头就沿着河滩逃窜,把手中的大网凑到鼻子前深深地闻了闻,道:“渔网?哪有这么香的渔网?这可是上品法器。”

      说到这奇怪的香味寿儿突然发现刚刚闻了那大网上的香味后自己好像欲火也猛然被点燃了,下身变得愈发硬梆梆,更加的蠢蠢欲动了。

      “难道这大网上的香味也有催情作用?”寿儿疑惑,一边逃一边想起这是合欢宗筑基邪修的法器,不觉了然。它自然不会是什么单纯的法器了,合欢宗的法器多半是跟收服异性女修有关的。看这法器如此厉害估计在它网下有不少漂亮女修因此失身了吧?

      “可是这羚姐怎么还没有完全沉迷于欲望之中呢?又是我小弟弟上那神秘的催情油脂又是这上品法器上的催情迷香。唉,肯定是时间太短了,还是收网太早了,再网她一炷香时间就好了。” 寿儿一边逃,一边扭头看着身后追来的罗羚暗自思忖。

      “寿儿,别跑了,我不打你!快停下。”罗羚看寿儿逃的飞快于是在后面急吼道。

      “真的?”寿儿将信将疑地停住了身形。

      “嗯,你不是想双修吗?姐姐我刚才想好了,双修其实挺好的,又能增加修为又能……”

      “嘿嘿,你能想通那真是太好了,羚姐。”寿儿傻笑起来,不过他对罗羚的狡猾印象深刻,生怕是她故意诓骗自己,好抓住自己打自己一顿,所以也没敢走过去。

      “还傻站着干吗?还不赶紧过来?人家下面痒得很,你快过来帮帮我……”说着她竟娇喘连连地一把将身上的粉色肚兜扯下,一对雪白巨乳挣脱束缚一阵阵乱颤,晃得寿儿眼睛都直了。她又弯腰把仅剩的小亵裤也褪下,露出的下身羞处早已一片泽国,泥泞不堪。

      寿儿还是第一次正面看到罗羚全身赤裸裸一丝不挂地站在他眼前,不对,脖颈上好像挂着一条坠着白玉挂坠的银丝项链。心知肯定是那催情油脂渐渐发作,罗羚已然欲火焚身了。他一个飞纵就来到罗羚面前一把将这熟透了的美妇搂入怀里,软玉温香满怀,接下来免不了要好好肏弄一番了。

      “噢!”可还不等寿儿下一步动作,罗羚竟然先下手了,寿儿就感到自己的下身阳物被一只温暖小手紧紧握住,并不停抚弄起来。

      “羚姐你……”下一刻罗羚做出了更让寿儿吃惊的动作,她竟然跪下身去用双手一把将寿儿的小亵裤一扒到底,然后把琼鼻凑近寿儿哪根散发着催情油脂奇异淡香的莹白玉茎,使劲嗅了起来。

      “好香,越闻越好闻呢。你刚才往我鼻子里涂抹的就是这东西吧?”罗羚一边贪婪地嗅吸着那粗长玉茎上的奇异油脂一边抬头问道。

      “是,只是羚姐,这东西可不能这么闻……”寿儿知道那诡异的催情油脂的厉害,于是劝解道。

      “哦?那我就尝尝它到底是什么味道?”罗羚好像是会错了意,竟然突然张开檀口伸出红红的小香丁来一下子舔舐在了泛着油光的玉茎上。

      “羚姐,别!喔……好舒服……”寿儿一惊,生怕羚姐吞下这神秘油脂后会中毒。可下一刻下身传来的从未体验过的奇妙快感就让他呻吟出声了。

      罗羚像一只小猫般伸出小红舌贪婪地一下一下舔舐着寿儿粗长玉茎上的每一寸肌肤。

      “羚姐,你没事吧?你不嫌那东西脏吗?它到底什么味道?”寿儿好奇问道。

      “刚舔上去是淡淡的甜丝丝的,等一入口更是回味无穷,真的是好味道呢,我感觉越吃越上瘾了呢。”罗羚兴奋地说道。

      寿儿觉得站着体会这种帝王般的享受不够舒服,于是便顺势躺在了松软的河边沙滩上,罗羚则跪在他双腿间一边用小手握着他的昂大龟头不停用玉指沿着高高翘起的龟棱子转圈撩拨着,一边继续像小猫一般不停舔舐着他玉茎上那层神秘油脂。

      寿儿把双臂交叉枕在脑后大大叉开双腿躺在松软的沙滩上,一脸惬意地享受着下身传来的阵阵快感。想想刚才自己的英明决断不禁得意,暗暗总结出了他人生第一条玩女人的心得:

      “这女人看来不能总是哄着、惯着,那样只会助长她的小脾气。关键时候还是得用强。”杏吧首发

      “嘿嘿,要是刚才我不用强将羚姐制住,给她鼻子里涂抹那催情油脂她那会像现在这样乖乖听话?看来以后就可以想怎么双修就怎样双修了!”

      “咳!总算是解决了我一大心病,以后白天找羚姐双修,晚上陪镜花师姐梦境双修。”

      “《本源真经》啊《本源真经》,双修对象都已经找齐了以后就看你的神奇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羚姐舔食那么多的神秘油脂不会出什么问题吧?”杏吧首发


               【未完待续】

                字数:80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