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性屋公告] : 26UUU [26UUU.com] 品牌全新升级,现启用最新域名 SEX5.COM! 性屋娱乐
  • 【淫途亦修仙】【第三十五章】【作者:渚碧礁】

    时间:2018-03-13
    本帖最后由 天幕恋人 于 2018-3-8 00:29 编辑

    【上一章】【淫途亦修仙】【第三十四章】【作者:渚碧礁】

                                             【返回第一章】

    【下一章】【淫途亦修仙】【第三十六章】【作者:渚碧礁】

    【杏吧原创】春暖花开,杏吧有你。欢迎加入杏吧论坛.cc--原创作者:渚碧礁
      
       
           第三十五章
      

      唐忠家这座院子寿儿来过一次知道里面的结构,杏吧首发这院子由正房、东、西厢房、倒座房、从四面将庭院合围成一处大院落,一进院大门,隔着长方型的大院子正对的就是他家老人住的上房,中间为中堂大厅,唐忠、罗羚夫妻住东厢房,厨房在西厢房,倒座房是罗羚炼制符纸的工作间,院子的西南角是厕所。

      那大院门是半开着的,所以寿儿也没推门,只侧身披着隐身斗篷就进了大院,抬头就看到罗羚的公公、婆婆正坐在院子对面中堂大厅门口木桌旁,品茶晒太阳,婆婆手里不知在忙着什么针线活,边走针拽线边大声跟正在倒座房里忙碌着的罗羚说着话。

      “羚儿,你说今天忠儿他天还没亮就出门,这外面黑灯瞎火的他会不会遇到什么恶人啊?”

      “不能,娘,他身上又没带什么金银,谁会打他的主意啊?再说了,这十里八乡的谁不知道咱家灵儿可是道神宗的仙子,谁还敢碰他爹啊?您说是吧?”罗羚那熟悉又亲切的声音从坐南朝北的倒座房里传了出来。

      “嗯,那倒是。不过羚儿啊,你说他这么起早贪黑的来回跑将近百里路,会不会累坏了身子啊?”

      “也不能啊,娘,他可是骑着咱家那头倔毛驴出门的,咱家那头驴的脚力好在村里可是出了名的,驮着他虽然走的慢了点,可总是不用他下地走路吧,来回赶路都骑着它累不着的。”

      “哦,那今天他走的早连早饭都没吃好就跑出去了,也不知午饭能不能吃好啊?”

      “娘,您放心吧,早起我用饭盆给他带上了两条我烧好的灵鱼,还有干粮,中午随便找个地方生堆火热一热就成了,饿不着他的。”

      “你烧的那灵鱼倒是好吃的紧,这几天咱们家天天都是吃鱼了,隔壁你二婶家的石娃鼻子尖的很嘞,咱家天天一开饭他就寻着那鱼香味来了……这孩子就是个饿死鬼托生的,长大了也是个馋鬼……”

      寿儿已经顾不得她们婆媳间的谈话内容了,听着几天没见面的罗羚那对他来说亲切的如同天籁般的声音,他再也忍不住了,运起轻身术飘飘然就向那倒座房飞去。

      倒座房的门也是半掩着的,留了不小的缝隙好供她婆媳间聊天。寿儿又故技重施侧着身子从门缝里钻进了屋去。就见这屋里到处都是堆起的兽皮残片、灵草根子,屋子的东墙根是一个搅拌池,池边支着一口大锅,还有几口大水缸。南墙高窗下是一张大木桌,上面摆着各式的符纸,以及裁剪符纸用的小铡刀、剪刀等等工具。而寿儿最想见的罗羚此时正撑着一根竹竿孑然一身的呆立在搅拌池边望向高高的南窗外,也不知她到底是在搅拌那符纸纸浆呢?还是在想些什么心事?寿儿站在门口也只能看见她那曼妙的背影,婆婆每跟她聊一句她就应付一句,连头都不扭一下,寿儿根本就看不到她的具体神情。

      罗羚依然穿着她最喜欢的浅绿色长裙,长发盘卷云鬓高高挽起,露出她颀长白皙的秀美脖颈, 束带束腰,显出她略显丰腴的小蛮腰,贴身的衣料显露出她妖娆的玲珑身形,削肩雕背、型如满月的肥臀被裙子紧紧裹着的臀部丰满肥硕,浑圆饱满,那隐隐透出的丰肥之美让人看了就怦然心动。

      看到相思的人儿寿儿心如鹿跳,忍不住悄悄向翘首仰望南窗的罗羚走去,他想绕到她的身前,看看她的表情,那样就知道她到底是在想些什么了。

      蹑手蹑脚转到了罗羚身前,寿儿就隐身站在她的对面仔细端详着这位让他朝思暮想的娇艳女人。就见此刻罗羚正蹙眉仰头看着窗外,一直一来俏皮灵动的杏眼此时却显得有些呆滞,神情落寞,似是在思念?似是在思索?抑或是追忆往事?

      正在此时婆婆又问了一句,罗羚不得已又面无表情地回了一句,如果仅仅听声音似乎她在快乐地回答着婆婆,可这次寿儿就在她面前所以看得真切,那皱得更紧的柳眉一眼便可看出她内心的烦躁。

      寿儿终于有了自己的结论:“看似在家里快快乐乐的羚姐,其实过得并不愉快。”

      寿儿不禁摇头感叹:羚姐的性子可不是那种能老老实实呆在笼子里安心被他人观赏的金丝雀,她是那种向往到处自由飞翔的百灵鸟。

      寿儿喜欢羚姐,不仅仅是她娇艳的外貌,如果单论外貌她可能并不比镜花师姐更美,他更喜欢她的性格,喜欢她的嚣张、小聪明、自以为是。甚至喜欢她贪财、精于算计的那股劲儿。因为寿儿能感觉的出羚姐是这世上真正关心他的女人之一。他其实很多时候都把罗羚当作了自己的一位亲人。

      可如今看着秀眉紧蹙,一脸神情落寞、憔悴的羚姐,寿儿忽然感觉自己太自私了:“羚姐已经是自己的女人了,可我好像还从来就没有真正关心过羚姐,没有考虑过羚姐的感受,只一味追求自己的欲望。”

      “嗯,必须得让羚姐快乐起来,她老是这么发呆可不行。我感觉羚姐还是跟我一起去猎杀妖兽的时候更快乐些。她老是憋在这家里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疯掉了。”寿儿终于下定了决心。

      寿儿怕自己突然揭去隐身斗篷现身会吓到罗羚,所以他便又绕回到罗羚身后,缓缓收起隐身斗篷来。轻声密语传音道:“羚姐,羚姐,是我!我来看你来了。”

      “寿儿?”罗羚听到了寿儿熟悉的声音先是浑身一颤,接着猛然就扭过头来,一脸的惊喜,那种欣喜的表情无以言表。不过下一刻她似是想起了什么,立刻又崩起一张俏脸来佯怒道:“你是怎么进来的?你想干什么?你是不是想害死我啊?赶紧走,我不想再见到你。”说着她还紧张地看向院中公婆方向。

      “放心吧,我偷偷进来的没被你公、婆看到。羚姐,我去坊市找了你好几次也见不到你,担心的要死,后来才知道你以后再也不去坊市卖符纸了?我以为你身体不舒服就找来看看你。”寿儿道。

      罗羚又把头扭了回去不再让寿儿看到她的表情,随后冷冷地道:“我很好,你也看到了,现在可以走了吧?”

      “羚姐,你怎么了?怎么对我冷冰冰的?上次见面时不是还好好的吗?你忘记了吗?咱们一起发现了地下暗河,一起发现了一群一群的灵鱼,还有,咱们一起猎杀了一头二级妖鼠,还有好几头一级风刃鼠……” 寿儿不理解罗羚为何突然对他如此态度?于是他边说着边走到她身前想看着她的眼睛说话。杏吧首发

      可是他刚走到罗羚身前,罗羚却又转身朝向了另外一个方向,就是不面对他,并且又冷冷道:“哼!你还耍阴谋诡计骗了老娘,占了老娘的便宜!”

      “羚姐,你在说什么啊?我耍什么阴谋诡计了?”寿儿委屈道。

      “哼!你自己心里清楚。”

      “我没有……”

      ……

      就在两人密语争吵之时两人都没有发觉的是:寿儿哪根玉茎上的神秘银色图纹似是感应到了什么,开始一闪一闪泛起了银光。而在罗羚体内上次两人双修之时那神秘银色图纹所挥发出来并附着在其体内腔道肉壁上、毛细血孔内、经脉内,心脉之中,甚至灵台识海之中的点点几乎微不可见的银色微点也开始随着神秘银色图纹的闪亮而一起闪动。

      本来佯装态度冰冷拒寿儿于千里之外的罗羚突然神情一滞,忽感下身秘道内麻痒难耐,小腹更是一片潮热,一种莫名的欲望徐徐升腾,心中竟然感到特别特别想亲近寿儿,脑海里更是出现了那晚跟寿儿尽情交欢时的一幕幕淫秽画面,尤其是寿儿哪根有着神秘银色图纹的粗长玉茎不断浮现在她的脑海中,那茎身上散发着淫邪美感的神妙图纹不停幻化着不同玄奥图案,越回想那淫邪的神奥图纹,她心中的欲望就越炽。罗羚下意识地夹紧双腿,并不停厮磨扭动肥臀企图缓解下体不可抑止的瘙痒、渴求被充实的空虚、熊熊蒸腾的欲火;企图压制心中那急切渴望与寿儿欢好的欲望。

      “羚姐,我真的没有对你耍什么阴谋诡计啊!你可能不知道,我其实在心里一直都把你当作是亲人。我怎么可能对你使诡计呢?”寿儿并没有察觉罗羚神情的变化,因为他看不到,他只是急着解释罗羚对他的误解。不过倒是他那灵敏的嗅觉察觉到了罗羚下体开始挥发出那种女性发情时特有的浓烈诱人气味。

      “亲人?有跟亲人干那种事的吗?寿儿你别再花言巧语了,我不想再见到你了,你快点儿离开这里!”罗羚强忍着强烈的欲望,银牙紧咬下唇,心中有个坚定的信念在支撑着她最后的清明:再也不能跟寿儿发生那种对不起自己夫君的苟且事情了。

      “可是那次不是你求我帮忙的吗?你说下面痒的要命,要我帮忙,看你实在痛苦我才同意……”寿儿有些心虚地解释着。

      “你……你胡说,从头至尾都是你在使坏,我是被你骗上了当,才会……你赶快走,不然我可就要出手撵人了。”罗羚虽然口气仍然强装冰冷,可她明显已经渐渐呼吸粗重、粉脸一片绯红,可惜她一直扭着脸寿儿看不到。

      被罗羚驱赶寿儿心中十分难过,他真的被罗羚的情况搞得有些糊涂了:明明她下体那女人发情时才散发出来的特别诱人的气味越来越浓烈,可她嘴上却依然冷冰冰。

      “难道这次我的鼻子出了问题?羚姐听上去真的是要撵我走人的样子啊,那口气那里像是急切想和我交欢的样子?”寿儿犹豫不定走还是不走,他决定先赖在那里再观察观察。

      罗羚见寿儿赖着不走而她体内的那种渴望得到寿儿雨露恩泽的欲望越来越强烈,要保住自己的身子必须远离寿儿。

      “癞皮狗,不走是吧?好,你不走我走,我就不信你脸皮再厚难道还敢当着我公、婆的面缠着我?”罗羚说着扭身迈开小巧莲步推门就走,她想赶紧躲回自己卧房中悄悄自我解决那熬人的欲火。

      寿儿被罗羚突然的举动惊得一呆,他万万没想到罗羚也有主动退让的时候?“这可是在她的家里啊?照她平时的脾气不是应该把我推搡出门才对吗?怎么这次这么快就败退了?”寿儿心中暗忖。本来计划好的与罗羚身体接触的机会就这么化为了泡影。

      寿儿当然不敢在罗羚公公、婆婆眼前就追出去,可好不容易大老远专门找来就这么灰溜溜地走掉,跟羚姐之间的误会丝毫没有化解,反而使羚姐对自己的怨念越来越深,以后或许再也得不到罗羚的原谅了,他心里实在是有些不甘。来不及多想赶紧招出隐身斗篷来,往身上一披就运起轻身术紧追而去。

      罗羚推门出了倒座房来到大院子里,赶紧收住急匆匆的脚步,她可不想让眼尖心细的婆婆看出任何不妥来。她暗提真气强自镇压住噬心的欲火,佯装心平气和地缓缓走向东厢房,并平静面向坐在中堂大厅门口木桌旁品茶晒太阳的公、婆开口道:“爹,娘,我回屋里修炼一会儿,到午饭时间叫我一声,我再出来做饭。”

      “嗯,去吧。”公、婆异口同声道。

      缓步走到东厢房门口,推开房门,不过好似又想起了什么,她又扭头看向院子南头的倒座房门口。

          “咦?这小子怎么一点儿动静都没有?那个小坏蛋真的走了么?哼!胆小鬼!果真不敢跟出来。就这么点儿胆量也敢找到我家里来占老娘便宜?老娘的身子绝不能再便宜了这个没种的小毛孩!”罗羚心头忽然感到莫名的失望。暗咬银牙在心中狠狠怨念了几句,就冷然再也看那里了,因为她急着要关门解决自己的心头欲火。

      一阵小风刮过吹起罗羚长裙使得得她摇曳生姿,她不再多想赶紧进了屋,利落地关死房门还反插上门栓。一进了屋罗羚就即刻软到在了木塌上,此时的她鬓云斜軃,杏眼迷离,眉黛含春,俏脸上罩了一层醉人的红晕,红艳艳的香唇里时断时续地发出一丝丝勾人心弦的撩人低吟声,并开始娇喘连连地解开上衣纽扣,一把扯开衣衫露出里面被雪峰高高顶起的粉色的丝缎肚兜来,还来不及解开背后的系绳就一把把那肚兜儿整个推到脖颈处,一下子就露出两只颤巍巍的浑圆饱满的傲人玉乳来,迫不及待地伸出玉手开始抚弄。一对雪白浑圆的傲然巨乳正被她的左手不断抚摸揉搓,变化着各种形状,其指尖还拨弄撩拨着的雪峰顶端那艳红的蓓蕾。又伸出右手把下身的长裙撩起,褪下透薄的丝质亵裤,挂在右脚的脚踝上,把一只白皙玉手抚摸在两腿间的神秘幽谷禁地。佳人私处芳草萋萋,饱满耻丘山谷间显出一艳红妙洞,一条春水小溪此时正静静流淌。杏吧首发

      “寿儿,你个小坏蛋!你这么远跑来找我,不就是想要我的身子吗?你倒是来啊?说你两句你就不敢了?你这个小笨蛋。其实羚姐这几天无聊时也会偷偷想你。虽然知道这样不应该,对不起忠郎,可是……可是羚姐真的忘不了你啊。呜呜!”罗羚一边自我抚慰着敏感部位一边低声啜泣着。

      “虽然羚姐也喜欢你,可是咱们真的不能再来往了,我怕我自己控制不住自己,那样只会越陷越深,最后会毁了我们这个家。所以羚姐只能长痛不如短痛今天狠心赶你走了……呜呜!”罗羚越说越伤心。

      ……

      罗羚夫妻卧室内某处墙角突然很突兀的多出一面满是符文的小旗子来,有经验的修士一看便知那是法阵的阵旗,很快屋里几个不同角落也相继默默出现了一面面小旗,最后在卧房中央地面上又突然静静多出一个刻满符文的阵盘来。忽然那阵盘丝丝符纹暗光流转,渐渐蔓延开来沟通八面阵旗连通起来,逐渐在整个卧房中形成一个无形的结界。

      “喔!寿儿,你这个小坏蛋,你这个小牛犊子就会蛮干!什么也不会的小毛孩!”此时的罗羚并未觉察出卧房内的异常,还在一边不知幻想着什么娇羞低吟着,一边用一只玉手拇指按在桃源洞顶端的一颗小肉芽上不停揉按,而两食指、中指则插入湿漉漉的玉洞内反复抽插、抠弄,随之洞内春水汩汩流出。

      忽地罗羚那只抠弄羞处的玉手被人猛然拿开,还不等罗羚反应过来,一根火烫的粗长阳具就被人扶着顶到了罗羚那春水潺潺的妙洞口,一个面目狰狞、马眼儿流着股股不明黏液的鲜红大龟头已经分开了她妙洞口两瓣娇艳的肉唇挤了进来,接着猛一挺臀狠送“咕叽!”一声,粗长肉枪尽根没入!

      “啊!是谁?”罗羚一声畅快地娇吟。杏吧首发


             【未完待续】

               字数:45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