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性屋公告] : 26UUU [26UUU.com] 品牌全新升级,现启用最新域名 SEX5.COM! 性屋娱乐
  • 【都是iphone惹的祸】 【 作者:wfh521fzh】【 中部】

    时间:2018-03-14
    本帖最后由 滴血蔷薇 于 2018-3-6 22:46 编辑

      下早班我们技术员通常不用开会可以早走,但生产线每天上班的动员会和下班总结会是必须开的。但我没有走,因为下班之前,我早已和刘领班编排好了一出自导自演的欲擒故纵的好戏。

      下班前前十分钟,所有C线的员工都已经收拾好了产线,然后自觉的到产线前面站队。刘领班抛砖引玉的说道:各位,上夜班大家辛苦了,但公司做事看的是结果,你就是玩一晚上,只要产量够,NG达标就是干的漂亮。反过来说,你累的半死,产量不够,NG太多,在老板眼里,也是零。昨晚大家做的都不错,产量也够了,但NG有点多,技术方面的事还是请技术员来给大家讲讲,大家用心听。还别说,这个色鬼的台词还挺到位。我故做严肃的走到队伍前:

      各位兄弟姐妹,大家上夜班都很累,我长话短说。我呢,主要负责ABC三条线的技术管理。老实说我们C线无论是产量还是NG指数都是三条线里比较差的,当然我们线新人较多,这也是客户原因。但三条线的工位都一样,大家也都明白,根本没有任何技术含量。所以谈不上会与不会,跟熟不熟练也没多大关系。关键还是一个认真和责任心。你们每天下班早早回去吃饭睡觉,可我和刘领班却被经理留下来叼的狗血喷头(其实没这么惨,故意这么说是为了引出下面的恫吓之词)。

      我知道大家进这个厂不容易,毕竟厂的效益和工资比周边同类厂高出不少,有的同事甚至在职介花了一二千。但确实没办法,我和刘领班的压力也非常大,所以我和刘领班最近准备建议生产部为我们C线补充一些新人。这就意味着有一些同事会被淘汰。但大家也不要人人自危,我还是希望大家都能留下来,毕竟衣不如新人不如故。其实据我观察,咱们C线员工个个都是人中龙凤,男帅女靓,无论颜值还是能力都不在任何线之下。只要你们愿意,我相信不要说做好工作,哪怕是争个先进生产线也是不在话下。但如果从今天之后还是有同事吊儿郎当,稀里糊涂都是NG,那我和刘领班职责所在,唯有对不起朋友了,再此先行谢罪了。各位,一念天堂一念地狱。大家都是成年人知道如何取舍的。说完往人群里扫视了一遍。大多数同事面露忧色,我特意看了看Z,W和L。Z表情暧昧,仿佛在庆幸昨晚已经投入我的怀抱。

      刘领班带头鼓掌,献媚的说:技术员讲的好,希望大家都认真起来,我就不信我们C线干不过那些线。然后就宣布下班了。同事们散场后,我们相视一笑。今天我们导演这一幕,就是为了从心里震慑她们,让她们明白二件事:1.她们的生死皆在我们俩一念之间。2.树立我的威信,瓦解她们的抵抗力,为“选秀”造势。

      我按着昨晚跟Z说的,在公司大门口等着。很快Z就来了冲我一笑。我滴滴叫了一辆车,很快就回到我租房的地方。Z一进屋就傻眼了。你之前是做什么的呀?这个小区租房很贵的呀,你一个人租个一居室,上下班还打车。Z吃惊的问我。非也非也,我模仿包不同的口吻说:不是我一个人租,是两个人。啊,Z嘴巴张的大大的,吃惊更多,立马往阳台和厕所看了看问道:还有谁啊?我嘿嘿一笑心想,这么喜欢“吃惊”,一会让你“吃精”吃个够!但嘴上却说: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不就是你嘛。Z这才明白,原来我说的另一个合租的人就是她。立马想到要和我同居,脸一下子红了,喃喃的说:这怎么行呢… 我一看她骚样鸡巴瞬间硬了。心想:我擦,还在我面前假装矜持,还真别说,装的跟真的似的,要是不知道她淫荡底细的人,还真以为捡到宝遇到女神了呢。

      东家之子,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着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嫣然一笑,惑阳城,迷下蔡……我大声朗诵着宋玉的辞赋,深情的对Z说:你就是我的东家小姐啊,在我眼里西施都没有你美…果然女人都喜欢别人夸她美,尤其是这种自以为是绝代佳人的人。前面的文言文她不一定听得懂,但西施之美天下无人不知。我故意说这么恶心肉麻的奉承话,说白了就是为了最大程度的抚平我们之间的交易感。好让她心甘情愿的伺候我。我看她低头娇羞的样子,知道火候差不多了,就一把拥她入怀,直接在耳后吹气,舌吻耳朵。我知道此处是她一个敏感点。很快她瘫软在我怀里。我趁胜追击和她舌吻起来。上一晚上夜班嘴里没有异味。这倒是让我加分不少。干净的女生总是能最大化的激发男人的雄性激素。

      我火速的解开了她的上衣扣,把胸罩拉到乳房下,直接把嘴移到乳房上,狂吃起来。她的乳房比我目测的还大,应该是F杯。我可以轻易把两个乳房贴在一起,把两个乳头同时含在嘴里。这一对大奶子人见人爱,肯定被舔的不少,居然乳头还是粉的。这倒是让我喜出望外。我像疯子一样疯狂的吃,舔着乳房。她已经站不住了,整个人往地上出溜。精虫早已上脑的我根本等不到去床上,直接把她抱着放在客厅沙发上,沙发的高度正好是我蹲着的高度。我把她上衣连同胸罩一起脱掉,这回身材看的更清楚了,虽然不瘦,但身型一点也没走样,乳房又大又白。根据史书的记载,应该属于杨玉环那种丰腴类型的。

      但丰满的女人就怕平躺着。一躺乳房就散型了,向四周耷拉。牛哥哥说的没错,万有引力。只要是那种大乳房平躺着还不走形的,必是硅胶胸无疑。看着真胸赤裸裸的映入我的眼帘,我的大脑如同锤击。再也无法保持一丝理智。我发疯似的揉、搓,撵着右边乳房,左边乳头直接含入嘴里,玩命的绕、舔、嘬、吸。不愧是久“精”考验,呻吟的非常奔放也很销魂。如果不是同样久经沙场,只怕听到这叫床声都能射精。我像是得到了鼓舞,顺着乳房一路往下舔。右手直接从裤子伸进去。还没有触及阴部就能感觉温度奇高无比,仿佛裤裆里藏了一个火焰山。本打算使用舔阴大法让她飞起来的。但当我手摸到阴部时,我错了。这根本不是逼而是黄河决堤的受灾区。整个裤裆包括屁股全都是水,一塌糊涂。舔这种逼如果把头伸进池塘里,无法下嘴。

      我操,我轻轻的在她耳边说:灾情有点严重,看大禹哥我来如何治水。说完我便退去她的裤子。她屁股高高拱起,生怕我脱的太慢。内裤湿的像刚从洗衣机里捞出来的。

      好逼!我看到她的阴部时,还是由衷的赞叹啊。阴毛不多,木耳匀称肥美,正宗的馒头逼。更难得的是,木耳和乳头还算较粉。一直认为被操的太多,逼会很黑。这下彻底颠覆了我的认知。好吧,就让我来把她黑化吧!男人对粉逼的追求并非紧紧是为了纯净。更多的是想着由自己把她变黑。这种烙印比刺青还永久。说到底还是一种占有欲。

      这种酮体只有杨玉环才拥有,现在却摆在我的面前。我瞬间明白马嵬坡唐玄宗被迫赐死杨玉环的心痛:你妈的一群乱臣贼子,我的馒头逼呀!!

      想着三个月之后她职位一得到,说不定我就成另一个唐玄宗了。只能争分夺秒的享受这具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的肉体。我继续狂吃着乳头,右手闪电般的玩着阴帝。快到高潮时我就转移到阴道挖扣,然后在玩阴帝,如此不停切换数次。把她的高潮点彻底的推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然后直接用手指插到阴道里,一根,两根,三根,没想到她的逼还挺紧,最多伸进三根手指。突然听她一声大叫,然后屁股抖个筛糠似的。彻底高潮了,阴精像尿尿一样喷撒到我手上。一连喷了几次。我一看还能喷精,哪能就此罢手。撤出一根手指,很快的找到了G点,揉扣起来。

      高潮后的阴道太敏感了,又被我玩G点。太过刺激了。 Z根本受不了,下意识的用手来拨挡我的手。我当然明白何谓欲罢不能,如果这次不乘胜追击,一次性把她高潮到铭心刻骨,以后只怕不能任我为所欲为。 我用左手把她两只手按在一边。嘴还在不停的吮吸着乳房。右手仍然不停的扣、揉、压着G点。阴精像滋水枪一样,一股股的射出来,每射一次,Z大叫一次,屁股因为高潮迭起而不停的扭动。两条腿紧紧的缠着我的胳膊,女人都是这样,一半妓女一半烈女。胳膊不让我继续,腿却生怕我手抽走。

      我的胳膊上,腿上,沙发上,甚至上衣喷的到处都是淫水。 我看差不多,在扣下去她得脱水了。我突然迅速的抽离右手,放开左手。她也从高潮云端一下子跌落人间,呻吟声还惯性的叫着。我知道这股欲火不能熄灭,否则在挑逗起来就费劲了。我几秒钟脱的自己一丝不挂。趴在她她身上,和她赤条条的缠在一起。她被终止的高潮犹如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拼命的抱紧我,恨不能和我融为一体。我双手握着她的乳房像是握住了方向盘,拼命的和她舌吻着。鸡巴在腿缝之间摩擦着,像锯条一样拉来锯去。没拉一次,她就叫的大声一些。我故意挑逗的问道:要不要我进去操你啊?此时的她已经彻底变成母狗,所有的伪装和高潮比起来,屁都不是。快,快,操我,疯狂操我。Z不停的催促到。哈哈,我一听就笑了。叫我老公,你求我操你,快。我继续逗道。老公,我求求你,快操我,操死我!Z已经彻底迷失在高潮里了…我也坚持不住了,在不草非得射空枪不可。那就丢人丢大发了。我直接扛着她两条腿在肩膀上,双手紧紧的我这她两个乳房。鸡巴一下子直插到底。然后疾风暴雨般的抽插起来。Z在次被激活,大声的浪叫着。我操过这么多女人,Z的床上表现最疯狂,最让我喜欢。操她的几个月里,我几乎每次都会拍下操她的视频。就是因为她床上的表现太迷人了。我128G的手机内存被她一个人占满了。她操逼时的不顾一切,高潮时的浪叫疯狂,求我操她的声声入耳,淫水喷射水漫金山的一塌糊涂,跪在我面前舔鸡巴舔屁眼时的迷离眼神…这些镜头秒杀了一切日本AV,成了我每天必看,一天晚上不看就无法入睡。

      大力抽插百次后一个重顶,死死的贴住屁股,疯狂的内射进去。数不清射了多少股,只知道当时如果让我选择,我宁愿精尽而亡在她体内。馒头逼里死,做鬼也风流啊。

      狂风暴雨之后是安静。我们像一滩烂泥一样瘫在沙发上,但身体还是紧紧的抱在一起。就这样静静的躺着,根本没有力量在说话。也不知过了多久,还是她先开口。

      你太猛了,把我都快操疯了。好久没有这么畅汗淋漓的做爱了,虽然很累但好舒服。她回味的说道。我一听挺有意思,就迎合道:呵呵,你也不错,人美逼更美,死在你肚皮上我都原因啊。又顺口问道:你身材这么好,有很多人想操你吧?

      那些废物跟你比弱爆了,三两下就射了,她脱口而出。

      那些,些?哈哈,我一听就乐了。好一个些啊,多些啊,亲爱的。我不吃醋,说说看,我就当听黄色小说,助助兴。我也想知道,到底有多少人操过这个玉环体。

      自从初三被男朋友破处之后,这几年打工,也陆陆续续交过几个男朋友。加上你差不多七八个吧。她的答案倒是出乎我的意料。我以为最起码也有十几个呢。

      谁操的最多啊,最猛啊。还记得吗?我进一步问道。

      初三破处的那个男友吧,当时都很年轻,体力好。记得自从破处之后我们几乎天天溜出去开房,每次都操的昏天暗地。但他不会什么技巧,就知道疯狂的抽插。后来毕业了都奔东西就分手了。她说的倒挺诚实。

      最弱的是谁啊,最舒服的呢?我越发有兴趣知道她的性事。

      别提了,刘军弱爆了,每次都是一分钟。最舒服的当然是和你。估计以后除了最弱之外,所有的记录都会被你打破吧。

      哈哈,我一听刘军这个名字一下子把我搞笑了。不就是刘领班吗?这个色鬼,原来是有心无力啊,死太监还那么好色。

      哈哈,有点意思,有意思啊。你说说刘领班,不对,是刘公公的事。说来听听。我饶有兴趣的催她讲。

      对,这个死太监。我刚去C线的时候,天天缠着我,无事献殷勤,还说爱我爱的发疯。哈哈,是想操你想的发疯吧?我忍俊不禁的打断她的话。“你讨厌,我不讲啦”Z微嗔的说道。

      不好意思,太好笑了,我没忍住嘛,你接着说,我不打断了。我哄哄Z道。

      你也知道,我一个打工的妹子,无依无靠的。突然一个顶头上司说爱我,又对我那么好,我就答应了。谁知道得到我之后,身体不行也就算了,还吃着锅里看着碗里的。后来那个小骚货L来了,他的魂就丢了,又跟她搞在一起了,我直接把他踹了。不过那个骚货也没好下场。被刘太监玩了一阵子。最后W来了,她就被甩了。不过听说,W他一直没追到。Z说的跟我想象的倒是差不多。

      你也说了,刘领班就是一个渣男,性能力弱爆了,还四处拈花惹草,活该折在W手里了。你又何必耿耿于怀呢?不值得为那样一个渣滓浪费记忆细胞。人都是这样,说别人的时候,就忘了自己。Z骂L是骚货,她自己呢?有过之而无不及吧。我说刘领班是渣男,我好好一个月几万块不赚,跑来工厂扮情圣,拿七八千的薪水,不也是为了玩女人,十足的伪君子,不是比刘领班还渣子!

      Z听我的安慰话,默然道:你说的对,我也不是放不下他,只是气不过被她抢了,你说我哪点比L差?我还以为Z是真喜欢刘领班,放他不下呢。原来只是不服L比她强。女人真是虚荣心强烈啊,无处不比。

      呵呵,我淡淡一笑说:她嘛,颜值和你半斤八两。但身材比你差多了。不过她的身段窈窕,说不定床上功夫厉害,也未可知。我一本正经的分析到。

      你是说我床上功夫不行了?她眨眨眼看看着我。我嘿嘿一笑,试试就知道了。说完两人的又缠绕在一起。我感觉沙发太窄了,操不开。刚才又搞的到处湿漉漉的。就直接抱起Z跑到屋里床上。她一到床上,仿佛鱼到水里,鸟到空中。一个翻身居然把我压在床上。从我的脸上,胸膛一路吻起来,几乎吻遍我身体的每一个角落,直到鸡巴。她的舔鸡巴技巧真是炉火纯青。各种绕,吮,舔,吸。要不是刚才射了那么多,恐怕一分钟就得缴枪了。

      舔了鸡巴几分钟,又一路往下舔蛋蛋。这也是男人的一个敏感点。她把我整个蛋蛋都含在嘴里,又吸又舔。我鸡巴再次硬的不像话。我以为就这样完了,没想到,她还往下舔,直到屁眼。我虽然以前也被女友经常舔肛,但没有一个像Z舔的这样舒服的。她直接把舌头打成卷往我直肠里钻。每钻一次我鸡巴超硬一分。几乎快爆裂而开。我现在才想起,刘领班在介绍Z时说的“她还有绝活的话”。原来这就是她的绝活。看来,Z也没少给刘领班舔屁眼。一想到这个,之后跟她舌吻的性趣就大减。男人就是这么自私,无论自己怎么用都不嫌弃,但别人用过就嫌脏了。

      Z舔了一会屁眼又来到鸡巴上,经过刚才的舔肛的冲击,鸡巴再也受不了Z舌头的洗礼。很快又射了。我拼命的按着Z的头,男人射精的时候总是希望插的越深约好。Z也善解人意的给我深喉。我射了五六股,然后满足的对Z说:吃下去,一滴子也不许浪费。她因为刚才被我插喉太深,眼睛里闪着泪花,犹豫了一下就咕咚一声真吃下去了。

      我拿纸擦擦鸡巴,看着她呆呆的坐在那里,我也感觉有点过分了。便把她轻轻的拥入怀里。不好意思,我刚才太激动了,我道歉的说。

      她不接我的茬,也不说话。我以为她真生气了,就抬起她的下巴看着她。你是我第一个吃精的男人,她喃喃的说道:之前几个男人都让我吃,我死活都不愿意,哪怕分手也不就范。

      我莫名感动:那你为什么吃我的呢?我不解的问道。

      我,我可能我也不知道。她话说一半就咽回去了。我知道她要说什么,她想说也许已经爱上我了。但一想到,我们之间或许根本只是一场交易,没有结果。动情只会伤人伤己,徒添伤感。但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我们都是凡人,如果控制自己的心呢?

      ……

      未完待续      下部各种2P,狂操,操的山河变色,长江泛滥,鬼哭狼嚎,日月无光。看的兄弟留言,留言少我就不写了。打字写东西太累了。没有留言,写来何意?

          5342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