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性屋公告] : 26UUU [26UUU.com] 品牌全新升级,现启用最新域名 SEX5.COM! 性屋娱乐
  • 【妈妈被抱走以后】【作者:不详】【完】

    时间:2018-03-14
    本帖最后由 滴血蔷薇 于 2018-3-6 10:18 编辑

      妈妈的事情要从08年说起,那时候妈妈学校要支教,年轻的老师不愿意去,就只能派老的去,一来人们觉得老的安全,二来还能提前退休,所以就让妈妈去了。然后妈妈怕我不好好念书,就把我也给转过去了。妈妈那时候40岁,身高一米五九,体重一百二十多斤,很丰满,胸和屁股都很饱满。

      那个学校在的村子很穷,连公路都没通,学校教室漏风,连桌椅全是淘汰下来的旧的。因为村子小嘛,再加上现在村里的学生都送城里了,所以住校生也不多,我就和妈妈俩人住一个宿舍。食堂有个叫刘小翠的三十多岁女人,她和妈妈关系不错,平时没事就去妈妈宿舍坐坐,和妈妈很聊得来。妈妈和我不太适应这的生活,每个星期都坐车回家。

      去了差不多三个月,我们宿舍后边的围墙坏了,围墙原来差不多两米多高,有一小段围墙塌了,就剩了半米多。然后学校又派男生把砖给重新垒上,因为坏的不多所以学校就没再管了。

      后来那天晚上,半夜的时候,我就听见妈妈那边有声音,因为恋母,所以我想她要是尿尿就可以趁机偷看她的屁股,就慢慢睁开眼,然后我看见妈妈炕那有两个人影在那晃,我一下子就清醒了,心里害怕起来,想这是贼还是强盗,该怎么办。就在我想的功夫,就看见有一个男人把妈妈连带着被子给抱起来了,他们紧接着就往门那走,我见他们没往我这看,稍微放宽了点心,然后又紧张起来,因为不知道他们要带着妈妈去哪,又不敢直接起来追。

      等了一会儿,我估计他们已经走出去有一二十米,应该听不见了,就下地穿鞋,小心翼翼地推开房门,轻轻地往外走,尽量不发出什么声音。我出去一看,发现宿舍后边的围墙那又倒了,我走到缺口那,探出头来向外张望了一下,见他们已经走出去很远了,只能看见几个小人影往北面去了,我赶紧跟上去,又不能让他们听见,我猫着腰,轻手轻脚的往前走,尽量贴着路边走,怕他们发现,不到一百米的距离走得我浑身是汗。辛亏他们他们抱着个人走得也慢,跟到一个胡同口的时候他们转了进去,我也慢慢的往前跟,然后我往前一探头,就看见他们进了最里面一户院子里。

      我走到那院子门口,一看这院子的院墙是用土坯垒的,连外边的泥都落了不少,大门是两扇旧木门,我推了推门,居然推开了,可能是他们忘了锁门,院子不大,正房是两间朝南的土坯房,其中一间亮着昏黄的灯泡,一丝弱光从门口射出来,我就又慢慢地往前走,心里既紧张又激动,整个人都在发抖,等摸到房墙的的时候,我就听见里面发出的喘息、呻吟和啪啪啪的性交声了。我知道妈妈已经让人弄了,就在墙对面妈妈让人弄了。

      我腿软的不行,走到门缝那就慢慢的蹲下,然后把眼睛凑到门缝上,借着灯光,终于看到了里面。

      妈妈光着身子躺在炕上,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压在她身上,我看到妈妈的两条嫩腿被盘在那人大腿上,那人跪在那,两个粗大的屁股压在妈妈的白屁股上,不停的上下运动。那个男人人边干边亲妈妈的嘴,两手紧抓着妈妈的奶子。妈妈的鼻子里发出哼哼的声音,不知是哭还是在呻吟。

      干了一会儿,妈妈的喘息开始急了,那个男人动的也快了,他屁股在妈妈屁股上猛起猛落,啪啪啪的声音大的惊人。突然他猛地往前一挺,妈妈啊的叫了一声,两个人都僵在一起,不动了。又过了一会儿,他长出了一口气,又在妈妈身上插了几下,才心满意足的放开了妈妈,把鸡巴拔出来,翻身靠在炕上。

      这时候里屋的门突然开了,有个女人从里面走了出来,我吓了一跳,差点叫出来,然后我就看清楚这个女的是食堂里的刘小翠。她走到炕边上就笑了:「李姐,给俺们家当媳妇呀?」妈妈一见是她,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晓翠,你们饶了我哇。姐都四十多了咋嫁人呢,你把姐放了姐回去给你们介绍年轻的。」刘小翠笑了笑:「李姐,俺们不要年轻的,就要你了,姐你看看你比二十来的小媳妇还白。」那个男人也开口了:「小李,多大岁数了,又不是小女,弄就弄了,咋了?」

      妈妈一下子没话了,那个男人又说:「晓翠回去,我和小李说会儿话。」刘小翠又笑起来,说「哥,和人好好说哇。」说完就进屋了。她哥往妈妈那一杵,说「小李,俺们没坏心,就是俺们穷嘛,四十五了也没人给,俺们也不是要绑架你害你,就是叫你给俺们家留个后,你给俺们生个儿子,俺们就放你走,行不?」妈妈在那只是小声抽泣,不说话,他等了一会儿,又问:「你就说行不行哇。」妈妈还是没回答。刘小翠她哥不耐烦了:「你这女人给脸不要脸哎。」说着举手就打,妈妈一下惊叫起来,她哥一把跨坐在妈妈身上,连打了几个耳光,妈妈又哭起来,喊着:「行,行。你别打了,别打了。」她哥停了手,说:「以后敢不敢了?」妈妈哭着说:「不敢了,不敢了,以后再也不敢了。」然后她哥才从妈妈身上下来,鸡巴又硬了,用手打了下妈妈大腿:说:「撅起来。」妈妈就翻了个身,把双腿趴在炕上,屁股高高撅起来,正好对着炕边,屁股很大,很白,非常性感。我鸡巴硬的很,特别想手淫,但是又不敢,只好继续看着,等回去了再弄。

      在炕上,刘小翠她哥已经跪在了妈妈后面,抓住妈妈的腰,鸡巴往前一挺就开始了抽插,就像街上的公狗母狗交配一样,过了一会儿,妈妈发出了嗯嗯嗯的声音,刘小翠她哥时不时用大手拍打妈妈的屁股,发出「啪」「啪」的声音。渐渐妈妈声音开始大了,啊啊啊叫了起来,突然妈妈叫了一声嗯,嗯,整个身体抽搐起来,刘小翠她哥还在那干着,妈妈好像瘫软了一样,被他干得整个人趴在了炕上。

      虽然我还想看下去,但是这时候我的鸡巴真的已经胀得发痛了,实在憋不住了,手淫又怕被他们发现,我就准备赶紧回去。我的另一层考虑是明天还要上学,先撸一次赶紧睡觉,不然明天又该挨老师骂了。关于妈妈,我估计他们也不会真为难她,毕竟他们也怕进监狱,明天他们就会把妈妈放回来。我既然想明白了,就下决心回去了。

      我轻轻的站起来,转了个身,基本按原来来的路线又慢慢的退回去,然后小心翼翼的关好木门,没有被发现。然后又慢慢的走到路口,这才开始安心,我就赶紧跑回了学校围墙,又从那个缺口跑回了宿舍去。一回去我立刻就开始手淫,想着妈妈被那人压在身下狠干的样子,撸了两次才泄完了性欲,看了下妈妈的手机,正是半夜三点多。我闭上眼就睡着了。

      第二天起床,我一看妈妈还是没在,一下子有点紧张,想刘小翠他们怎么还没把妈妈放回来,还是妈妈回来了又上自习去了。但是没时间想了,我得赶快穿鞋洗脸上早自习。等早自习下了我就去办公室找妈妈,进了办公室一喊报告,我一扫发现没有妈妈,只好一个个去问,个个都说没看见,我这下才着急了,跟我们班主任说今天妈妈一早起来就找不见人,宿舍后面墙倒了,妈妈是不是遇到坏人了,结果她说,呀,你妈妈成仙呀哎?人李老师的事俺们敢说?墙塌了你不用找我,我不管这,然后就叫我回去。我一面上课一边安慰自己,估计妈妈可能过一会就回来,先等等。

      等到了中午的时候,我吃完饭回宿舍,看见墙已经补好了,但是妈妈还是没回来,心里又乱起来,想妈妈怎么还没回,下午又跟班主任说了一遍,她有点不耐烦,跟我说,咋就你们事多,墙倒了时候多了,学校不开了?你妈妈哪去了耍去了呗。天天的不干正事,就会个打扮,就会个耍。我是服了你们了。不用跟我说了。我只好回去继续上课,心里七上八下的,一下午的课都没听进去。

      晚上吃完晚饭上完晚自习,已经九点半了。无论如何妈妈都该回来了,结果我回宿舍一看,宿舍里根本没人。我心里怕起来,想到底该怎么办,现在除了住校生和门卫大爷其他人都回家了,学校里完全没人管事,想来想去还是给我爸打电话,我跟我爸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然后我爸也急了,跟我说他明天就过来,我心里才有点底。挂了电话以后我就睡了,但是因为一直想着妈妈,过了好一会儿睡着。

      明天上第一节课的时候我爸就来了,他先找了领导,然后就过来叫我,让我说说详细情况,我跟他们细说了早上一起床妈妈就不在了,然后晚上也一直没回来,而且手机,包都没拿。又和他们说妈妈的被子不在了。他们又谈了一会儿,出来以后我爸跟我说他们已经报警了。报警之后,过了一个多月,妈妈还是没消息。七月放假八月开学,一点消息都没有。

      等到十一月的时候,正上着课突然我们班主任叫我出去,跟我说妈妈找到了,现在在刘小翠家。我就跟着她往刘小翠家走,刘小翠她哥还有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在门口,估计是刘小翠她妈妈,她说:「彩虹,这是李老师的儿子哎?」。我们班主任一点头:「嗯」。然后又领着我进屋。

      我先看见我爸和校领导都在炕那站着,我们班主任回去了,我走到炕边,然后又看见了妈妈,她躺在炕上,肚子高高隆起,两个乳房涨得大大的,虽然穿着毛衣,但是竟然能隐隐约约看见乳头,我立刻就咽了一口口水。

      她正对我爸和领导说话,她说半夜醒来发现自己被人抱着在路上走,也不知道被人劫哪了,被人欺负了几个月怀孕了,今天趁那家人不注意跑出来,跑了几个钟头才在路上看见了个熟人,就是刘小翠,然后才到她家休息了几个钟头。

      说完了妈妈又流泪了,我爸就要带她走,妈妈哭着说,肚子这么大怎么见人。

      我爸一下子要发火,刘小翠她妈妈来了,说刚刚医生来看了,孩子月份大了,不能打,在这里养养把孩子生下来再走哇。这下我爸也没办法了,他只好跟我说,让我好好照顾妈妈,然后就回城去了。

      我对妈妈的身体兴趣很大,一有时间就往妈妈那跑,一方面是为了照顾妈妈,一方面是为了找机会偷窥妈妈的性生活。妈妈住在正房左边的屋里,正对着正房右边的老太太的屋。我去了半个多月,看着妈妈的肚子一天天变大,她还是不敢出去见人,对我也不说真话,对屋老太太一直在家,我也没机会问妈妈,更别提偷看妈妈被干了。

      有次刘小翠跟我说:「后生,好好念书哇,有姨在呢,姨肯定把李老师伺候好。」然后从那次以后我去的就少了,差不多一个星期才去一次。

      后来到了快过年的时候,有次我去刘小翠家看妈妈,就发现她家在布置新房。

      我问她布置新房干嘛,她告诉我,妈妈明天要嫁人了。我下意识的就回了句:

      「你说啥?」心里一片空白,不知道该干什么。刘小翠一脸笑,说:「李姐嫁俺哥呀么。你想问就问你妈妈哇?」

      我当时也没回答,就直接到了妈妈那屋,一眼就看见妈妈挺着个大肚子,穿着红衣服在摇摇晃晃地走,妈妈一看见我,就愣了。我走到妈妈跟前,就问:

      「妈妈,你做啥呀?」妈妈好像回过神来,就说:「你先把门关住。」我就先过去,把门带住,然后走到炕边,又问:「妈妈你做啥呀?你嫁人呀?」妈妈的眼泪已经开始流了,我就说:「妈妈你好好说,你说说咋的回事,咱们看看咋办呀。」妈妈流着泪说,这也是没办法。妈妈原来也没教人抱到外面去,就是刘小翠和她哥,他们给妈妈从宿舍抱到这里。妈妈不想嫁,但是不嫁咋办?现在整个学校都说妈妈是破鞋,根本容不下妈妈了。

      我就问:「妈妈,妈妈你咋不跑嘞?」妈妈哭着说:妈妈跑过,没跑了,一跑就打,天天打,妈妈吃不住打,后来有孩子了妈妈也不敢跑。我感觉特别心酸,真的没有想到妈妈竟然受了这么多苦,忍不住就哭了起来:「妈妈,我爸来的时候你咋不说?

      现在这种的咋办呀么?」妈妈断断续续的说:「那是刘小翠和她哥叫妈妈说的,妈妈当时不敢不说,而且真的肚子大了也不敢见人。以后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现在妈妈孩子都八个月了,妈妈也是真的没法儿了。」说完又抱着我哭起来。

      我哭了一会儿,想想还真的没办法,孩子这么大肯定不能打,也不敢再和我爸说,他知道妈妈骗他以后,可能直接就不要妈妈了。妈妈哭完了又开始和我说:

      「明明你别怕,妈妈和刘永贵说好了,这就是假结婚,等妈妈坐完月子了,妈妈就和你回去。明明别哭了。啊。」我感觉很奇怪,总感觉不是真的,只好又出去,问刘小翠妈妈什么时候结婚,刘小翠还是一脸笑,跟我说明天就嫁。我一下就慌了,刘小翠却笑起来,说:「后生,李姐过会儿就到俺舅家呀,你今就住俺们家哇,明个一块看你妈妈当新媳妇。」又说:「想吃啥就跟姨说,姨给你做。」我心里又羞又怕,腿立刻开始发软了,说了一句嗯就又到了妈妈的屋,我看着穿着一身嫁衣的妈妈,莫名其妙有了一种兴奋的感觉,又想起了妈妈被刘永贵压在身上猛干的场景,阴茎硬了起来,只能盖上被子。过了一会,刘永贵他们就回来把妈妈领走了,我们没说一句话。等到我心不在焉的吃完了饭,又睡到炕上的时候,我也兴奋的睡不着,不知道几点才睡着的。

      第二天我连饭都没来得及吃,就被叫醒了,我才知道已经八点多,婚车都快回来了。我就出门看,看见几乎全村人都来了。还有我的同学,老师也来了,我心里臊得很,唯恐被人看见,但是刘小翠她男人一直在我身边,说我不能跑,不然找不到人,我只好看下去。

      院子门口已经被挤得水泄不通,幸亏放鞭炮的时候人们怕被炸到让开一条路,不然车都开不到院门前。鞭炮响过之后,车慢慢开到院门前,刘永贵先下了车,然后拉着妈妈的手扶着妈妈下了车,妈妈穿了一整套大红的嫁衣,蒙着大红盖头,肚子高高隆起,小心翼翼地跟着刘永贵走向院门。

      刘永贵领着妈妈走进屋里,由于除了亲朋之外外人不能进去,所以人们都在院里向屋里张望,小孩子们扒了满满一窗户往里看。进屋之后,刘永贵先把妈妈的盖头用秤杆挑了下来。妈妈今天明显在他姑家化了妆,头发也做过了,眉毛也纹过了,还粘了假睫毛,妈妈本来就白,脸圆,涂了粉之后就更白了,嘴唇也抹过了,整个人看着居然年轻了不少。刘永贵挑下盖头来之后也看傻了,张着嘴一直乐呵呵地看着妈妈,都不知道该干什么了,妈妈让他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了,不由自主地把头低了下去,脸上泛出红色来,不知道是羞的还是让红衣服映的。直到总管在旁边提醒了一声,刘永贵才反应过来,手忙脚乱地给妈妈取下粘在衣服上的碎屑,然后转过身来面对着炕上坐着的老太婆。

      在总管的指挥下妈妈和刘永贵拜完了天地后,刘小翠过来叫声嫂子,然后给妈妈递上了一杯茶。妈妈接过那杯茶,走上前去,给老太婆端到眼前,说:「妈妈,您喝茶。」这套程序都是昨天晚上现教现学的,是改口茶,妈妈虽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还是有点不好意思,声音小得像蚊子哼,老太婆没接,只是坐在那里看着妈妈,妈妈顿时有点不知所措,楞在了那里,总管提醒道:「大声点,老人听不见。」妈妈这才反映过来是老太婆嫌她喊的声音太小,于是又提高了点声音,说道:「妈妈,您喝茶。」老太婆还是不接,妈妈没办法,只好狠狠心,鼓足了勇气大声说道:「妈妈,您喝茶。」老太婆这才笑着答应:「哎。」说着,接过茶碗来喝了一口,就放在旁边的炕桌上了,然后从炕桌上拿过一个红包来交给妈妈,算是改口费。妈妈拿过改口费,给老太婆鞠了个躬。这就算是正式嫁进刘家,成了刘家的儿媳妇了。

      接着老太婆又用很正式的口气对妈妈和刘永贵说了一些要好好过日子,互相体谅,互相扶持之类的话。说完之后,就让妈妈上炕,一个小男孩端着个木托盘从外面走进来,里面有两碗面,其中一碗里卧着荷包蛋。小男孩叫妈妈:「婶,吃面了。」刘永贵的妹妹把有蛋那碗端给妈妈,刘永贵自己端了没蛋那碗,妈妈挑起面条来咬了一口,刘小翠就问妈妈:「嫂子,生不生呀。」妈妈羞得低下头,小声说道:「生。」刘小翠假装没听见,又问道:「生不生呀?」妈妈只好又大声说道:「生。」说完就不好意思地低下头笑了,这是我这段时间以来第一次看见妈妈笑。但是刘小翠还不肯放过妈妈,又追问:「生几个呀。」可能是脸已经拉下来了,妈妈这次大方了许多,说道:「生两个。」于是刘小翠就大声冲外面喊道:「三姑,生两个!」三姑就是在外面灶台上煮面的,听见以后也喊道:

      「生两个!」外面看热闹的人顿时哄堂大笑,叫起好来。

      吃完面后新人有段休息时间,妈妈、刘永贵还有老太婆和一些亲朋好友坐在屋子里说话。总管开始指挥人准备婚宴,院里的人渐渐散去了。我也暂时无事可做,就在屋子里和他们一起坐着,听他们扯些有的没的。可能是因为仪式完成木已成舟,妈妈似乎在心理上接受了再嫁的现实,不再像昨天和刚才那么羞怯了,开始试着和刘家的亲朋好友攀谈起来,渐渐融入了他们的话题里。刘家的亲朋几乎都对妈妈能嫁到刘家来感到幸运,众口一词地一边夸妈妈,一边提醒刘永贵对妈妈好,还有就是恭喜老太婆。就这样渐渐快到中午了,总管指挥人手把院子里摆满了桌子,一共八张,其实还有很多桌,因为院子小,都分散到房前屋后的邻居和亲戚家了。桌子上摆了糖、瓜子等零食。中午十一点半,人们又都聚集到了院子里,按安排的桌次坐下。在司仪的引导下,妈妈、刘永贵和老太婆一起从屋里出来,算是在全村人面前做为刘家儿媳的正式亮相。三个人说了些感谢乡亲父老的话之后,婚宴正式开始了,刘家的一些小辈开始从厨房里川流不息地往院里和院外的桌子上端菜,妈妈和刘永贵也开始给宾客们敬酒了。我拿着酒瓶酒杯,另一个我不认识的刘家小孩拿着饮料,跟在他们后面,听着刘永贵不断地给妈妈介绍「这是咱大姑和大姑父」、「这是咱二婶,咱三婶」、「这是咱大舅、大舅妈妈」、「这是小杰」等等人名,而妈妈也无一例外陪着笑,跟着刘永贵向长辈敬酒。我心里第一次有了种自己是外人的感觉。

      从这时候开始,妈妈就算是嫁给刘永贵了,以后妈妈就是刘家的人了。

      晚上我还是有点难受,接受不了妈妈就这么嫁人了,往后几天,我都没到刘家去。

      又过了一个多月吧,我又去刘家看妈妈,妈妈还是老样子,然后又求我别跟我爸说她嫁人的事,我当然答应了,妈妈反复对我说,妈妈和刘永贵就是假结婚,刘永贵已经和妈妈说好了,等妈妈把孩子生下来了坐完月子了,妈妈就和你回家,你爸来的时候千万别说妈妈嫁人的事,要不然到时候咱们都回不去,等回去了也不敢和你爸说,明明,妈妈也不是叫你骗你爸,主要是为了咱们一家人。千万别和你爸说。

      我试探性的问了问,妈妈那天刘小翠问你生不生生几个的时候,你怎么说两个呢?妈妈就说,那全是他们教的,说至少生两个,一个不行。我又开始问,妈妈那天你跟刘家人聊天,敬酒,还和刘永贵说感谢父老乡亲是怎么回事?我以为你们真结婚了。妈妈有点尴尬,说,那不是当着那么多人呢吗?而且妈妈和刘家人都说好了假结婚,不能不算数哎。我其实一直不相信刘家人会假结婚然后放妈妈回去,但也不好当着妈妈面说出来。又开始问她最近过的好不好,妈妈说挺好的,刘小翠和她妈妈把妈妈照顾的可好了。我其实想问的是你和刘永贵假结婚是不是跟真结婚一样做男女之事,但是始终没好意思问出口。我见妈妈不说刘永贵对她怎么样,就猜刘永贵对她不怎么样,不过也懒得说了,就和妈妈说了好多我最近的事,我妈妈还是像老样子一样,对我说好好学习。

      那天真的是累了,中午在那睡了一觉,等醒的时候,天都黑了,然后刘小翠他们留我在刘家睡一晚。

      这是我第一次在刘家过夜,感觉很奇怪,他们家9点多的时候睡的,刘小翠和她男人睡在左边房子的里屋,我睡在外屋,妈妈和刘永贵睡在右边房的外屋,老太太睡里屋。

      可能是水喝多了,等到半夜的时候,我就被尿憋醒了,醒来之后我在尿桶里撒完尿,总是睡不着,我就打算去看看妈妈那边有没有事。

      我轻轻的穿上鞋,开门,一看妈妈他们那屋黄灯泡亮了,我就惊了,我立刻兴奋起来,过去走到在窗边,果然看见了他们。

      我先看见妈妈跪在炕上,头在一个男人两腿间运动,接着我就明白,妈妈在给刘永贵口交。妈妈含住他的龟头吮吸着,边吃边用手撸着鸡巴。我的鸡巴也硬的不行,只好边看他们干边自己撸着。过了一会,刘永贵按住妈妈的头,让鸡巴全根进入了妈妈嘴里,妈妈明显有点难受,他一放手,就呛的妈妈把他的龟头吐了出来,妈妈咳嗽了几声,刘永贵又把手放在妈妈头上,说,全进去才舒服。我妈妈没说什么,又开始吮吸着他的龟头。里边老太太也醒了,刘小翠她妈妈骂她哥,收敛着点,别把孩子弄掉了。

      我看着感觉刺激的不行,因为以前在家,也从来没见过妈妈给我爸口交。过了一会儿,我射了,但是妈妈和刘永贵还在进行着,我就猫着腰,又慢慢回去,可能是因为撸了一次,这次很快我就睡着了。

      第二天起床,我很快就去看了妈妈,可她没表现出任何异状。

      等过了两个月,妈妈终于把孩子生了下来,没几天我爸给我打电话,问我我妈妈生了没,我说生了,他就跟我说等出了月子他来接人。我又告诉妈妈,我爸等她出了月子就来接她,妈妈挺高兴,每次去都见她笑个不停,毕竟妈妈本来就讨厌农村人,当年被抱走之前就个个星期都回家,现在呆了这么长时间能回去了,高兴也正常。

      结果我爸来的时候,刘家人根本不让妈妈走。老太太骂说你看她肚子这么大了就是我们家人了,你这个王八,不要脸,她肚子里是我们刘家的种,你快给我滚远远去,妈妈哭,然后老太太挡在妈妈前面,跟妈妈说别害怕,有妈妈在,谁也领不走你,我不知道该干什么,我爸让我帮他,老太太让我帮她,然后老太太骂我怂货,我爸骂我窝囊废,然后两个男人要动手,我过去想拉架,让我爸一脚踢一边去,我只好回到妈妈身边去,然后也根本没人看我。

      另一边老太太直接骂说妈妈是他们家媳妇,让我爸滚,我爸也发火了,毕竟他一直不知道妈妈已经嫁人了,又骂又威胁说要报警,妈妈和我完全不敢说话,没想到,过了一会儿刘家人和村里人整整几十个人,直接就把我爸围住了,警察来了也没办法,就建议协商解决,最后就让我爸先回去了。

      这下谁也没办法了,我给我爸打电话他也不接,可能嫌我没跟他说妈妈嫁人的事,我跟妈妈说了他不接我电话了,妈妈一听就流泪了,一面哭一面说这可咋办。我也没办法,就只好回宿舍躺着,看着事情能不能有转机。

      就这么过了几天,星期六中午我爸给我打电话了,一听是我,就说了一句让你妈妈滚回来离婚就挂了。然后刘家人陪着她去了趟县城,过几天回来的时候,他们告诉我已经把离婚手续办了,房子和大部分存款归归了我爸,我归妈妈。

      另外妈妈的工作也丢了,她婆婆让妈妈在家里干活,不让妈妈去上班,说是为了让妈妈好好照顾孩子,其实是怕妈妈回学校跑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以我妈妈现在的名声想回县城,简直是丢人现眼了,单位里都知道这个事,妈妈就是回去也是混不下去了。

      我还是一直住在学校宿舍里,有时间的时候去刘家看看妈妈。因为现在妈妈已经是他家的媳妇了,他家人也不怎么尊重妈妈了,不过因为我明年就高考上大学了,他们对我态度还行。

      有次我去看妈妈,家里只有她一个人,她刚哄大宝(我弟弟)睡着,见我来了,就问我最近学习怎么样,我回答还行,这次考试比上次退了一名,妈妈又跟我说了学习多重要,好好学明年考一本,我满口答应。我们正说着,老太太回来了,她见我来了满脸堆笑,一边对妈妈说:「客人来了咋也不懂招待呢,赶紧端点热水」,一边对我说:「后生,今天也别走了,留下一块吃饭吧。」然后老太太问我的也还是学习那点事,我心不在焉的跟她搭话,过一会儿妈妈也回来了,她把两碗热水往炕上一放,老太太看了她一眼,骂她手脚这么慢等你上来了人都渴死了,妈妈回嘴说我拿两碗热水咋快,烫了咋办,老太太又骂说你不会拿布垫着端啊?笨死你了。妈妈没声了。

      然后老太太又跟我说起了妈妈财产的事,对我说这次离婚妈妈分的也不多,我也长大了,不能老是指望花妈妈的钱,所以到我上大学的时候,学费可以给,但算是借的,以后工作了要还给妈妈,我也答应了,因为本来18岁成年之后就不该花父母的钱嘛。

      不一会儿刘永贵,刘小翠他们也都干完活回来了,然后刘家人就准备好做饭,刘永贵和在刘小翠的老公在炕上打牌,我闲坐着,看几本杂志,老太太让妈妈打桶水热一下,妈妈以前在家就没干过这种活,打了满满一桶水,往回提水的时候,走几步停一下,走几步停一下,还洒了不少,看着非常滑稽,刘小翠在洗菜,一边看一边笑:「城里人就是娇贵,提桶水都提不动。」妈妈有点气,瞪了她一眼,我心疼妈妈,就下炕走过去帮妈妈提,没想到妈妈骂了一句滚一边去,然后又开始往家里提水,可能是在和刘小翠争气。

      刘小翠洗完菜,就进屋来了,和老太太告状,说妈妈瞪她,还骂人。老太太火了,过去骂妈妈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赶紧跟小翠认错去。妈妈在那不说话,老太太又叫他儿子来,刘永贵也不打牌了,从炕上下来就骂,骂妈妈欺软怕硬的东西,就是打的你少,还敢不听妈妈的话了,他一出来妈妈一下子软下来,对老太太说妈妈我错了,小翠我错了,我不该瞪小翠,不该骂人。老太太这才消了气,对我妈妈说赶紧把水提进来。

      等晚上吃完了饭,我就回去了,毕竟现在快考试了,必须努力复习,偷看妈妈妈妈做爱和手淫太费精力,暂时没时间做了。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着,学习考试,就是寒假里才有两天闲工夫去玩玩,其他时候上厕所都在背单词。终于等高考完,我的成绩也下来了,达了二本线,虽然不太好,但在这里已经算考好了。我就去和妈妈说一下,我已经考上大学了。

      我去妈妈家的时候,妈妈在鸡窝里取鸡蛋,她看见我的时候愣了一下,可能是因为离我上次来时间间隔有点久了,我叫了几声她才想起来回应我,一边又开始问我最近学习的事。一进屋,我看见刘小翠在在嗑瓜子,叫了一声姨好,她已经猜到我要说什么了,对我说:「后生坐哇,考上大学了?」我就说:「考上了,是个二本大学。」妈妈有点惊讶,问我说:「你们高考完了?」我才明白过来,原来妈妈还不知道我们已经考完了。我就嗯了一声,妈妈拉我坐在炕上,问我考了几分,试题难吗,能上哪个大学,我一一回答,妈妈挺高兴,脸上笑开了花,对我说妈妈有钱供你,别怕没钱,真给妈妈争气。刘小翠没什么话说,去把妈妈的鸡蛋什么的收拾了一下,说她去串门,就出去了。

      妈妈看起来开心的像小孩一样,把我搂在怀里,反复对我说真给妈妈争气,妈妈没白养你,妈妈给你做饭去,想吃啥妈妈都给你做。我其实有点奇怪,因为妈妈一直都要求我考一本,没想到这次考了二本,妈妈竟然这么高兴,来之前我还怕她骂我呢。只能嗯嗯的回答着。然后大宝估计被妈妈吵醒了,哭了起来,妈妈才放开我,又去哄大宝。我在炕上躺着,想着我以后的上大学的生活,也感觉非常高兴。

      不知不觉,睡在了炕上。

      等妈妈把我叫醒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了,刘家人也都回来了。今天的饭菜非常多,妈妈告诉我,是为了庆祝我考上大学,她特意做的,妈妈不停的给我夹菜,又在夸奖我,整个饭桌上几乎都是她的声音,我都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又没考上一本,吃饱了就又上炕看书了。等大家都吃完饭的时候,刘永贵他们又开始围桌子打牌,刘小翠去给老太太打洗脚水,老太太在和妈妈说些不知什么话。

      过了一会儿,老太太洗完了脚,让妈妈去倒水,妈妈对老太太说那让小翠去么,老太太说:小翠干了半天活了,你来帮帮忙吗。妈妈终于说了句,好好好,给你倒最后一回了。

      结果妈妈从炕上下去,刚刚一蹲,老太太把脚一踢,盆子一倒,臊了妈妈一身脏水。妈妈这时候好像也爆发了,站起来就骂,不识好歹的东西,一点脸也不要。声音大得很,全屋子里的人都愣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刘永贵反应最快,他一下子站起来,脱了鞋就照妈妈身上打,妈妈一点防备没有,啊的大叫了一声,一下子倒下去,摔了个屁墩,回头一看是刘永贵,又叫了一声,刘永贵又开始了,他往妈妈身上一骑,拿着鞋往妈妈脸上打,妈妈被打的连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在地上惨叫,刘永贵一边打一边骂,骂你他妈妈的贱屄,长本事了,连妈妈都敢骂了,连妈妈都敢骂了,贱屄,不打你还不懂好赖了,打死你个贱屄,打死你个贱屄,骚娘们我打死你个骚屄。他的声音很大,其他人都不发声,只有大宝,被吓得哭了起来,老太太赶忙让刘小翠去哄。

      刘永贵终于打完了,穿上鞋又去跟他妹夫打牌,妈妈在那哭个不停,我心里有点难受,把妈妈抱到炕上,就对刘小翠说,姨,我走了,不用送了。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想,如果我能考到更好的大学,可能他们不敢那样对妈妈了吧。

      过了一段时间,我终于去了学校报到,第一次到外地,感觉很开心。在学校的日子过得不错,不过因为要还钱的经济压力,寒假的时候我就没回县里,而是在打工赚钱。到暑假的时候,才回了县里一趟。

      其实在我走了的这段时间里,刘家的变化也挺大的,为了给孙子腾地方,刘小翠夫妻已经从刘家搬了出去,现在只有四个人住在刘家了,我去妈妈家的时候,刘永贵来给我开的门。

      我进去一眼就看见了妈妈,差不多有一年没见面了,感觉都有点陌生了,我和妈妈说了很多在学校的事情,又说了过年没回来看她的原因,又和她说了我已经在赚钱了,说了差不多有一个多小时吧,妈妈才去做饭了。刘永贵让我和他打牌,我看了下妈妈,她没什么表情,我就去和刘永贵打了一会牌。

      等到吃饭的时候,老太太还没回来,刘永贵和我说她去小翠家了。吃完了饭,刘永贵开了两瓶酒喝,他一边喝,一边还给我和妈妈弄酒,不过我一滴都没喝。

      慢慢的他好像喝醉了,我看见他开始搂着妈妈给妈妈灌酒了,然后他又开始摸我妈妈的胸,妈妈躲他,他还过去摸,我有点兴奋起来,刘永贵把妈妈抱起来,放到炕上,嘿嘿嘿笑着,开始扒妈妈裤子了。

      妈妈这时候拼命挣扎,对刘永贵说你醉了,有人呢你做啥,刘永贵很兴奋,说就在你儿子跟前干你,干死你。因为是夏天,妈妈的裤子很快就被扒开了,我一眼看到妈妈下身的黑森林,下身开始勃起,妈妈又对我喊,明明出去,别看。

      刘永贵听了,说,别走,别走,这有个骚屄,看我怎么干她。又开始解自己的裤子。妈妈开始要跑了,刘永贵往前一压,妈妈被压得死死的,刘永贵解完裤子,两手交叉,把妈妈一环抱,妈妈彻底走不了了,刘永贵的下身开始乱捅,两腿夹住妈妈的腿,好像找到入口一样,把屁股往下一沉,妈妈叫了一声,瘫在炕上,一点挣扎都没有了。

      我看着很难受,但是又必须得忍着。刘永贵开始抽插了,下身开始机械运动,妈妈没有声音,把脸偏到对着墙的一面,应该是在流泪。慢慢的刘永贵把手移到了两个奶头上,妈妈还是在那里边流泪边喘气。刘永贵又开始问妈妈说我干的你受用不受用,我和你男人谁搞得你爽,妈妈就回答他说受用,受用你搞得爽,过了二十分左右,他用嘴对准妈妈嘴亲起来,下边猛干,像打桩机一样,啪啪啪的声音响个不停。突然他把妈妈紧紧一抱,屁股向前一挺,低吼了一声,把大股精液射进了妈妈的身体。妈妈也被干的大叫了一声,下身都抖了起来,他俩保持这个姿势不动了,都躺在炕上喘着大气。

      刘永贵过了一会,又抽插了几下,才从妈妈身上下来,又开始骂妈妈:「骚货,还敢不喝酒了。」拿起酒瓶就往妈妈下身塞。可能是瓶子里还有点酒,妈妈翻起了白眼,坐了起来,几乎立刻就被搞到不行了,一边啊啊叫着一边手上抓个不停,刘永贵一手按着酒瓶,一手按住妈妈的腿,笑个不停,听着妈妈不停的向他求饶。才把酒瓶子拔了出来。

      我那时候实在忍不住就出去了,没再往下看。我在院子里呆了一会,转来转去,等到了天快黑了,里面的声音也都渐渐没了,我才进去,刘永贵已经睡在炕上打起呼噜来了,妈妈把衣服穿上了,在喂吃饭,见我进来也没说什么,只说了一句黑夜了,睡哇。晚上我睡在刘永贵家的炕上,想着妈妈被刘永贵扒了裤子猛干的过程,手淫了一遍。

      往后几天到晚上妈妈都找借口让我去刘小翠家去,可能是怕我再看见她和刘永贵做爱,臊得慌。我在刘小翠家呆了几晚,也没啥可说的,刘小翠的手艺还不错,但我感觉回来只看一次妈妈做爱的话太不值了,一直准备再去偷看。

      又过了几天,我中午的时候就往刘小翠家去了,等到天黑的时候才往妈妈家走。我一进门,就看见刘永贵屋里有个妖艳的女人,穿着也很不正经,我对她看了一眼,咽了一口口水,就赶紧往旁边看,看见刘永贵在炕边上,对妈妈说:

      「哎,赶紧铺哇。」我正奇怪想问刘永贵这个女的是谁,还没有喊出来,那个女人突然对我叫起来,说「你不是李明明?」说着就站出来一步一跳的到了我面前,抓着我的手笑起来问:「你咋在这呢?」我一下愣了,她又说话了:「你不认得我了?我是高莉吗,咱们初中同学吗」我才想起来,这是我初中时候班上的女同学,当时简直懵了,感觉羞得不行,真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嘴上却还得回答:「嗯……我想起来了。」她又问了一遍,「你咋到这里了?你不是上大学了?」我只好回答:「嗯……妈妈再婚了。」

      她有点惊讶,来回打量妈妈,刘永贵和我,然后又大笑起来,「你们这,哈哈哈哈哈哈……」我的脸皮一向薄的很,被她这么一笑,又是恨又是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妈妈却是像没听到一样,还是在那铺床,一点影响没受。

      刘永贵倒是被她笑声引了过来,问她说:「你们认识哎?」我低着头一言不发,她在那里和刘永贵说的兴高采烈,说初中的时候我们三年都是同学,说的话少,不过也记住我了,没想到今天遇到了。

      刘永贵好像兴奋了起来,连说:这好玩,这好玩。就开始问我说:「一块玩哇,等你妈妈把炕铺好了,咱俩一块干这个浪货。」说着往高莉乳房那摸了一把。

      我真是从来没经历过这些事情,感觉太羞了,脸上都发热了。我真的是受不了这个感觉了,又怕妈妈难受,低着头说了一句「你们耍哇」,把手抽出来,赶紧就往外跑。

      一走出来,感觉浑身都放松了。我立刻开始大口呼吸,感觉好像逃了一命一样。我怕他们再追上来,又跑出去到了外面,回头一看他们没来我才放心了。我在外面等了一会儿,等阴茎恢复了常态,我想起来该看下妈妈怎么样了。到了门口我还没开门,就听见了院里面有哭的声音,我觉得像是妈妈的声音,就打开门,果然看见妈妈蹲在墙那里哭了。

      我赶紧就去安慰妈妈,她在那哭的厉害,泪水留了满脸。我对她说妈妈别哭了,等过几年我挣多钱了就好了,你哭坏了我弟弟谁管,等我更大了有能力了就没人敢欺负你了,妈妈没回答我,只是在那里小声的哭,我也没有办法,只好在那里陪着她,她哭的很凄惨,让我也忍不住,流了几行泪。好一会儿妈妈的的啼哭才停了,但还是止不住的抽噎,我拿出纸来,给她擦了满脸的眼泪和鼻涕。我站起来,才发现屋里的灯已经黑了,看来屋里已经做完了,我和妈妈进了屋,到里屋睡去,我在炕上躺着,想着从小到大经历的事情,又想着我遇到的人们,感觉人性真复杂叵测,虽然是最艰深的学问,想必也不能及其万一吧,所以世上向来是玩弄人心的政客手握大权,真正做学问的知识人却常常受困遭殃。想着想着,慢慢睡着了。

      第二天我早早就醒了,看了看炕上妈妈还在睡着,又小心地往外看了看,见刘永贵和高莉还在炕上躺着,我才放下心来:看来终于能避过她了。这次见面真是臊得慌。高莉在炕上仰天躺着,盖着一层小被子,两条雪白的腿和乳房都露了出来,好看极了,比我看过的黄片里的女的都好看多了,我的心怦怦跳了起来,在那里盯着她的白身子看了一会儿,下面硬了起来,几乎快忍不住去摸她了,可又想起来得赶快走了,我就出去在外边转悠着。等到村里人开始醒了,我往刘家附近躲了起来。等到八点多吧,我看见高莉出来了,不过没看见我,她那张艳丽的脸和打扮倒是吸引了不少人注意,她背影渐渐远了,我才回去吃饭。现在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我就和妈妈,刘永贵道了别,先回县城,再在车站买好票,回到了熟悉的大学学园。

      在学校的时候,当然还是学习和玩。国庆放假我也还是没去村里,一方面是要还钱的压力,另一方面我在学校里也过的不错,比在村里开心的多。另外我稍微攒了一点钱,买了一个新手机,把妈妈的那部旧手机邮回去了,他们以后就不用再用邻居的电话和我联系了。

      到了过年的时候吧,妈妈给我打了电话,告诉我她又怀了,四个月了,大夫和老太太都说是男娃,妈妈听语气高兴得不得了,告诉我她怀了以后老太太来伺候她,刘小翠告她的状被老太太骂的一句话不敢说,又说她现在三个男娃,刘家这代媳妇里数她儿子最多,对我说等儿子生下来一百天了让我也过去一趟,刘家人到时候要摆酒庆祝。

      我是不怎么想去,不过妈妈非要我过去不可,说家里就你一个大学生吗,你回来一趟,到时候在刘家人面前,你让妈妈也神气一回。我还想说点什么,妈妈气了,跟我说你这次不回,以后也不用回了。妈妈养你多少年你回一趟咋了?我没办法,只好说行,那我去,我去行了吧。挂了电话,我明白妈妈是想在刘家人面前争气,又联想到妈妈已经44了,基本也是她最后一次生育了,我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过去了。

      等妈妈生完孩子一百天了,我过去了一趟,酒席上,刘永贵春风满面的对亲朋们炫耀,对他们说妈妈屁股大好生儿子。有个男人拍马屁说,你这么厉害,生了俩儿子,嫂子夜里受了受不了。刘永贵听了,拉过妈妈来拍着妈妈的屁股说,我女人这屁股,一看就是生儿子的,又大又敦实,和我正好。妈妈在那笑呵呵的,已经完全不害羞了,当然另一方面是她现在完全不敢反抗刘永贵了。妈妈还有点习惯于暴力了,晚上大宝不肯睡觉,妈妈说了几句,下地就打,像以前妈妈基本是不会用暴力的,学生都不怕她。晚上我看到了妈妈和刘永贵的床上激战,看老妈妈顺从配合,享受的样子,大概也是开始享受自己的性福了吧。

      另外晚上做饭的时候,妈妈和刘小翠又在互相挑刺,老太太骂了一句:「骂你娘骂了,小翠来做个饭你还想做啥呀?」妈妈这下没声了。刘小翠笑了起来。

      妈妈对老太太一直都是毕恭毕敬,婆婆长婆婆短的叫着,老太太骂起妈妈来却一点脸都不给她留,让我感觉有点心酸,不过现在我是客人,也只能看着了。我回去那天,妈妈去送的我,这是我来这个村里这么多年妈妈第一次来送我,以前刘家人大概怕妈妈跑,一直都是不让她出门就是出去也有人看着她,现在妈妈认命了,他们也就不管了。

      回到学校之后,我思考过以前的事情和以后该怎么办的问题,总结起来无非就是:无可奈何,尽力而为。我不知道以后又会经历什么事,不过尽力就是了。

      就算再过几个月发生世界末日又有什么呢?尽力做好能做的事就好了。

      至于妈妈,她有她的生活,我不知道妈妈以后会如何,但至少现在,她已经习惯了她的生活吧。

      【完】

            13264字